《信報》堅‧離地城:當一個對政府有極強監察力的人、被林鄭形容為「極難合作」的人,最終落敗,輸給一個曾被傳媒拍到要由人指點在記者面前攬住爸爸的人,多少香港人和我一樣,無言了!

公屋多鐵票

昨天有讀者來電郵問我,香港還有希望嗎?我真的不懂回答,因為每次選舉,大家面對的對手不是一個建制派候選人,而是一部有國家做後盾,要錢有錢、要人有人、要車隊有車隊的選舉機器。當一個跟一個新落成的公共屋邨成為建制鐵票來源時,大家應該明白,每天有150個內地人獲批來港定居(之前已經寫過一篇新移民的人口組成比例),是如何改變香港的社會結構。

大家可以說今次慘敗有很多策略失誤的問題,但更殘酷的現實是此消彼長,當香港人的意志一次又一次被DQ,變得無力反擊之際,甚至有人已經放棄,在面對好有組織的鐵票時,究竟香港人點鬥?

香港的選舉制度及公正廉潔選舉,恐怕已被徹底摧毀,但再望遠一點,財經商界何嘗不是有愈來愈多奇怪的事情在發生,顛覆着香港的原來運作?例如為了吸引大陸的科網企業來港上市而修改上市條例,允許同股不同權企業上市,卻不同步檢討是否需要引入集體訴訟制以保護小股東,為錢折腰非常明顯。

(節錄)
全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