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金針集:面對低投票率,整個民主派在投票日憂心忡忡,然而憑着過往直選得票一直佔優,不少助選員仍抱一絲希望,認為能克服建制鐵票。當有民調機構公布票站調查結果,指三位民主派候選人勝出機會大,有泛民成員馬上鬆一口氣,以為總算「大步檻過」。豈料當票站結果陸續「出爐」,大家愈看愈心驚。開票期間,民主派代表在新界東及香港島領先建制的幅度正逐步增加,唯獨在九龍西雙方差距不斷收窄,最終更被民建聯的鄭泳舜反超前,令姚松炎以2000多票之差落敗,成為回歸以來,首位立法會補選「隻揪」建制而敗陣的民主派。

不管差距如何細,輸一票也是輸,而選舉失利最大責任自然在候選人身上。有民主派人士便批評姚及其團隊「堅離地」,過度集中於網絡文宣,甚少透過洗樓及街站直接與選民接觸,而且太過「老奉」,未有與其他民主派妥善協調。有消息指,姚松炎團隊並沒與民協馮檢基聯絡,是後者自己「主動獻身」幫忙。有意見批評姚在初選迫退Plan B馮檢基的做法霸道,也有聲音指摘其他泛民政黨未有全力動員助選,拚命地數着哪些票站失利,向該政黨問責。不過主流意見較傾向覺得問題在於候選人,姚松炎落選後亦承認要為敗選負上全部責任,坦言其他泛民政黨已全力幫手拉票,贏不了對手是自己選舉工程策略錯誤。

事後民主派一眾「大佬」在記者會上鞠躬道歉,感激支持民主派的選民,承認這次是嚴重警號,是民主派的一次重大挫敗,惟有汲取教訓才有望重新出發。對於選舉結果是否代表市民不認同被DQ的議員,民主派的召集人莫乃光便「死撐」,指新東及港島也由泛民當選,九西只是僅僅落敗。

 (節錄)
全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