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跟中國人講理由會如此困難?

這個問題,早有多個學者哲人闡釋過了; 嚴復,陳寅恪,魯迅,林語堂,胡適,後有柏楊,孫隆基,鐘祖康陶傑等等。幾年前,宋懷常的"中國人的思維危機",邱震海的"中國成熟嗎?"兩書更有詳細分析。

讀過以上學者、作家,區區遲鈍,只能領略到小小苗頭; 跟中國人講理由困難,除了中國人的極度的自私自利之外,主要還是因為"邏輯匱乏"及"概念混淆"兩個死結所致。而兩者都是來自中國語言文字所帶出的想像的有限,和語境的有限的缺陷。 " The limit of my language is the limit of my world.我的語言的有限就是我的世界的有限。".……英國哲學家維根斯旦Ludwig Wittgenstein 。

果如此,中國的語言文字,在今天要求理智,以理服人的文明社會,是的確有很大的問題了。"The logic of the world is prior to all truth and falsehood. 分辯事情的真與假,首要就是世上的邏輯。"……Ludwig Wittgenstein。

有"邏輯"去條解、分晰、推考的能力,方可得出一個清晰的"概念",從而開出一個合情合理的討論,再進,而得出一個合情合理的結論。可惜,中國的語文沒有這個能力。

例如"自由"這個"概念",中國跟西方完全是兩樣不同的東西。中國人的"自由"是; 不受監禁,可以到處走動,有工開,有飯吃,有樓住,可結婚生仔,傳宗接代。而西方人"自由"的概念除了以上之外,還有思想、信仰、政治、言論的自由(在不干擾他人或法律之下),及個人的身體、尊嚴、精神等等的"完整性 Integrity "和一切私人財產等等,都不 可受到無理侵犯的"自由"。(John Locke在這方面的詳述早有"共識"了,不贅)。他們的"自由"之所以有物質以外的"概念",皆因有嚴謹的邏輯帶領他們去思考,延伸。

你跟中國人講"自由"只有浪費唇舌。

再來"共識"這個詞語,近年來上至達官商賈,尊貴議員,下至厨房、裝修佬,甚 至洗碗、倒垃圾亞嬸、大厦食Q,都經常掛在口邊。" X你呀!我哋大家要有個"共識"㗎嘛,你唔X 明呀!" 天天聽到倒垃圾的亞嬸向着食Q亞叔這樣喝駡。食Q不甘,你一句,我一句,每日嘈閙半個小時,還没有得到"共識"將那桶垃圾如何處理。於是,日日為"共識"而閙,垃圾問題反而忘得一乾二淨!

"共識Consensus" ,
本來就是外來語。西方人"共識"的概念是; 你我各自提出意見,在相互尊重、折衷、恊調之下,採納一個 共同決擇,去解決問題。而中國人對"共識"這個"概念",是這樣解讀的; 我提出的想法,你要同我一齊"認識",因為我想到的一定比你的更好,你的是廢料!所以,你要同我"共識"。否則,即是你針對我,即是你想同我開拖,來呀!來呀!X你,使X驚你呀!X鳩你呀,隨即褶起衫袖。大家要"共識"呀嘛,知唔X知呀?

說中國人野蠻,一點也不為過,事實,很多中國人的言行給人的觀感,就是野蠻。

"共識"這個詞彙,充斥在中國人的社會每一角落,無論低端高端,"共識"都掛在文盲和"識字文盲literate illiterate" 的咀邊。他們有共識嗎?

跟中國人講"共識"?嘥氣!

日常難免遇到的生活小問題,已經吵閙甚至打架得不可開交。若果跟中國人討論一個嚴肅的社會、政治議題,或嚴密的法理 Jurisprudence 的辯論,簡直就是將自己陷入不能自拔的泥漿戰,甚至置身於死無全屍的境地!

人老氣衰,免啦!

後記: 被稱為拷破了潛意識的魯迅如此對年青人建議: "最好少讀或不讀中國書。"…華蓋集

他看透了中國語文的缺陷,以致中國人的思想不前,良知泯滅?

##https://wapbaike.baidu.com/item/%E4%B8%AD%E5%9B%BD%E4%BA%BA%E7%9A%84%E6%...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