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國際學海迷津:自從「一帶一路」成為中國外交戰略,不少沿線國家整體而言還算樂觀其成,但日本、美國、澳洲、印度等區域大國則顯得頗有保留,亦有不少疑似反制措施,日本策劃的「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Strategy),就被認為是「日印版一帶一路」。

我們常聽說「亞太」(亞洲—太平洋)這個地緣政治概念,其實「印太」(印度洋—太平洋)這概念也不新,並非源自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或美國總統特朗普,而是早於二十年代已經出現。當時德國地緣政治大師豪斯霍弗爾(Karl Haushofer)提出了「印太」地區這概念,形容這是受印度與中國文化共同影響的空間,也是當時列強相爭的處女地。

不過,近年與「印太」戰點有關的論述,確是始於安倍。2007年,安倍在印度國會發表演說,提出「自由與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概念,形容為「兩洋合流」(Confluence of the two seas),日本期待這是一個建基於「共同價值」的合作空間,而所謂「共同價值」,據安倍演繹,乃包括民主、自由及尊重人權。之後日本一直在這個區域作人道支援、基礎建設及維和,比中國的「一帶一路」同類安排來得更早。2015年12月,安倍再次訪問印度,兩國發表《日本—印度願景2025》,再次承諾共同推廣「印太」合作。

至於「印太」真正由概念轉變成為大戰略,則是2016年11月的事。當年輪到印度總理莫迪訪日,峰會後兩國領袖發表共同聲明,提出透過一個「自由開放的印太空間」,改善亞洲與非洲的「聯通力」(connectivity)。聲明發表後,日本官方開始更頻繁使用「印太戰略」這字眼,並在2017年6月發表的《外交藍皮書2017》詳加闡述。

(節錄)
全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