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方如玉帥:不知是那位天才發明,歐聯好睇嘅原因係有作客入球優惠,香港譯做作客入球雙計更加到肉,令到主場球隊分分鐘輸一球要連追兩球,又或者落後嘅作客球隊追和就出線。

最經典係當年兩隊米蘭球隊,同用聖西路做主場,一場零比零,另一場一比一,但是一比一那場AC米蘭名義上是作客嘅一隊,所以由佢晉級,可見作客入球雙計嘅威力。嚟緊歐聯四強,我買利物浦入決賽。以佢哋而家嘅精神狀態,一場過嘅決賽,畀佢哋攞埋冠軍都唔係冇可能,香港嘅利迷有福了。

金管局買了近100億港元,大家望住銀行結餘幾時跌穿1000億元。息口高低是商業行為,銀行沒有理由抗拒高息,只係同業競爭,加上資金充裕成本唔高,先出現美國加幾次息,香港都唔跟。但係香港選擇了固定滙率同資金自由出入,利率就唔到自己話事,此乃教科書所講嘅三角關係。香港同美元滙價跌到了固定下限,利息向上是遲早問題,否則就破了經濟定律,成為世界首例。

(節錄)
全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