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信筆攻略:中美展開第二輪貿易談判前夕,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出手干預司法,企圖放生中興通訊(00763 [5]),表面上利好股市氣氛,但副作用是貿易戰陰霾消除,全球又炒過通脹預期。美國全期債息急漲,連同德國、日本、意大利及主要國家債息也同步急升,港元再次觸及弱方兌換保證,今次債市跌而股市唔升,是非常差的訊號。

美國10年期債息執筆時升至3.06厘以上,升穿4月25日所創高位3.033厘,留意美國30年期債息也不過3.15厘,5年債息則是2.874厘【圖1】,意味美國國債孳息曲線繼續平坦化,孳息曲線倒掛的可能性愈來愈大。5年期與30年期國債孳息之差,已經收窄至27個基點的10多年來低位,這種現象過去是衰退的先兆。任選兩種期限的債券進行比較,包括2年、5年、10年及30年都會發現,兩者的利差在過去一年都在顯著收窄,這已經不是單純資金流出債市的問題。

美債高息吸乾新興市場

今年初美債孳息極速上升,股市也熱火朝天,市場一致認為是股債輪動的結果。然而,自2月大跌市以來,全球股市最多也只能說是橫行,美債孳息幾乎沒有停止向上,短債尤其2年至5年期的債息升得特別快且勁。

對於美國供樓人士來說,供樓利息是以30年長債息計算,因此升得最慢的30年期債息對他們而言尚未感到壓力,但短年期的債息急升,卻是金融市場的一個重大干擾。

被視為無風險利率的2年期債息也升至2.56厘高位【圖2】,標普500指數股息率1.89厘變得微不足道,零息資金變成有息率回報,市場游資尤其新興市場資金會被快速吸走。

(節錄)
全文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