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沿圖論勢:筆者去年底預期今年美元將重拾強勢。按目前市況發展,相信有關趨勢將於今年較後時間出現(儘管今天美滙指數已由低位回升不少,惟現水平其實仍屬偏低)。美元再走強,將成為新興市場的噩夢,甚至在今年底至明年觸發新一輪的金融危機。

「強美元」重臨

筆者的「2018年十大展望(預測)」分析中,預測今年金融市場將出現的投資境況其中4個,包括:①美債泡沫確認爆破、②油價進一步攀升、③聯儲局加快加息步伐(全年加息達4次或以上)和④美元重拾強勢(見2017年12月7日 [5]14日 [6]21日 [7]本欄)。到目前為止,前三項似乎按「預測」方向發展,至於美元重拾強勢,相信下半年開始轉趨明顯。箇中原因,早前本欄及信報投資研究部的專欄已論述,包括:美國經濟表現不俗及通脹升溫,加息步伐可能加快,美國債息抽升令美元與其他貨幣息差擴闊,以至美國稅改大幅下調滙回稅(repatriation tax)估計將吸引資金回流美國等,均為美元重拾強勢創造有利條件。

此外,從市場對基金界的調查,以至美滙期貨倉位的部署,美元淨倉數目維持低位徘徊,顯示造淡美元仍是目前最擠擁交易(crowded trade)之一【圖1】,在「眾地莫企」的市場智慧下,今年美元走強機會似乎頗高。

連續14個月的美元頹勢,若然當真逆轉過來,對金融市場以至環球股市,將有多方面影響,其中尤其值得關注的,是對新興市場的潛在衝擊。讀者若非善忘,應該對2015年第二季港股「大時代」後的走勢還有印象,當時恒指由4月27日的28588點輾轉下挫至翌年2月12日18278點的低位,累計跌幅達36%!其他新興市場以至環球股市亦有類似走勢,只是回落幅度不一而已(新興市場當時沽壓明顯較大)。

促使那次環球(尤其新興市場)股市急挫,原因眾說紛紜,筆者相信與聯儲局於2014年逐步為QE收水(tapering),觸發美滙指數(美元)年中開始在短短1年內激升逾兩成半,引發資金於2015年初大舉流出新興市場有莫大關係(詳見2015年10月29日 [8]本欄)。故此,若然美元一如預期重展強勁升浪,2015年金融危機預料在今年第四季至明年上半年存在再爆發的機會。

不過,有分析認為,新興市場不論在經濟結構以至外滙儲備等,跟上世紀九十年代金融危機時不可同日而語,目前新興市場外滙儲備亦豐厚了不少,將有足夠能力抵禦如美元強勢引發的金融震盪。是耶?非耶?筆者對此有所保留,並預料這一浪即將開展的美滙強勢,將為新興市場於今年較後時間或來年帶來新一輪金融危機,原因有二。

 
(節錄)
全文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