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信筆攻略:美國政府才剛公布解除對中興通訊(00763 [5])的制裁,美國參議院又計劃推進立法,透過2019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案》(NDAA)恢復對中興通訊的處罰。放生中興是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系列綑綁式談判結果其中之一,今次特金會也包括在內,如果推翻今次中興制裁,中美角力又有排煩。

促成恢復對中興制裁最出力的,是佛羅里達州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也是上次美國總統共和黨初選,對特朗普最堅定的反對者之一,除了其保守政見,亦有可能是為了攪局,不讓特朗普在今次中美貿易談判中順利「攞彩」。

美國共和黨及民主黨議員今次聯合行動,已在NDAA加入一條修正案達成協議,該修正案將禁止中興從美國供應商手中購買零件。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表示,通過NDAA是他本周的優先事項,而參眾兩院必須就NDAA最終版本達成一致後,議案才能送交白宮由總統簽署成為法律或者否決。

兩黨議員們要求,NDAA禁止華府機構向中興或華為購買、租賃設備及服務,同時禁止華府補貼或借貸予兩間企業。民主黨領袖舒默(Chuck Schmuer)更要求國會兩黨合力打擊中興和華為。

即使特金會順利舉行,結果美國還是向中興與華為開刀,反映中美貿易談判根本仍未解決,本周五美國仍然很大機會向中國500億美元商品徵收關稅,中國如何應對,又是一大難題。

央媽干預致惡性循環

中興是生是死、中美上一輪貿易談判結果仲有冇效,暫時仍是未知之數,假如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大幅減少,其實也有後續影響。由於中國的外滙儲備主要來自貿易順差及外資流入,中國貿易順差大幅減少直接對外滙儲備構成壓力。中國外滙儲備由2014年近4萬億美元,跌至5月底的3.11萬億美元,為遏止外滙流失,中國年來死守3萬億美元的底線。..... (節錄)
 
全文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