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新聞點評:6月8日,香港著名作家劉以鬯以99歲高齡逝世。6月1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新加坡見面。這兩宗新聞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卻像劉先生名作《對倒》一樣暗藏寓意。導演王家衛形容劉以鬯離世為「南來作家時代的終結」,其實從更大層面看,兩單消息彷彿象徵着香港「南洋時代的結束」。昨天舉世矚目的「特金會」,恰好再次宣示新加坡將是南洋的獨家樞紐,所謂「雙城記」故事已然落幕;日益跟中國內地融合的香港,將傾向扮演大灣區內一個城市。

「南洋」泛指中國以南境外地區,這個名詞由明朝開始出現,如同「東洋」、「西洋」和「北洋」分別指當時的日本、歐洲和俄羅斯,「南洋」代表東南亞諸國。不過時至今天,很少人會再用「東洋、西洋、北洋」作為地理名詞,唯獨「南洋」一直廣泛沿用至今,或因東南亞國家確實散布在南方的海洋上,此一字眼最為形象化,令人直接聯想到椰林和海灘。

自十九世紀起一段很長時期,香港跟南洋可說打成一片;在中國大陸不少人心目中,甚至把香港視作南洋的一部分。那時候香港社會各界人士往返印尼、馬來西亞、泰國、菲律賓等地有如家常便飯。一方面,香港當時扮演着南洋其中一個重要的金融中心、貿易中心和資訊中心;另一方面,香港亦是南洋跟中國大陸交往的最重要窗戶(在1949年至1980年代初甚至是唯一門戶),那年代南洋更是香港歌星藝人的主要海外掘金之地。而中國人移居南洋或者南洋華僑歸國,例必途經香港;南洋華僑跟內地親友之間滙款或者郵寄物資,同樣要借道這顆東方之珠。

此外,香港上世紀在經濟、社會和文化等方面創造奇蹟,除了有賴早年從中國大陸南下的人才、資金和技術,南洋商界華僑來港投資亦功不可沒,諸如邵逸夫、郭鶴年、胡文虎、陸佑、馮平山等等。與此同時,即使本身並非來自南洋的人士或機構,港商自然而然地把南洋視作其可開拓空間(或市場)之有機一部分。例如開辦一間公司或者拍一齣電影,往往把南洋預設為重要市場,而非局限於本港幾百萬人。...(節錄)

全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