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已經打響。內地幾乎所有官媒、「學者」、五毛等,毫不例外地把這場戰役上升到民族鬥爭的高度看(說什麼美國要遏制中國的發展),中國為了民族復興不得不迎頭痛擊等等。最好笑的,是外交部長王毅出訪歐洲,本來想「聯歐反美」(因為歐洲同樣遭到美國的關稅政策影響),卻竟然碰壁,被迫在歐洲要警告他們不要「在中國背後放冷槍」的狠話。可見歐洲國家也是樂見美國對中國發動大規模的貿易戰。

中共從來不認真思考為什麼整個國際社會都不同情中國?答案其實很簡單:因為中共違背了它在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下簡稱 WTO)時對國際社會的莊嚴承諾。

中共「入世」時,筆者應新加坡「世界科技出版社」的邀請,撰寫了一本工具書,題為《關於中國加入WTO的手冊及其影響》(英文原題為: Handbook on China’s WTO accession and its impacts,見附圖),目的是為各國政府和商人提供一本參考書,以便大家明白中國「入世」對各行各業的影響。由於中國的「入世」協議,涉及多達千頁文件,一般人難以理解,需要有人做一些歸納與梳理。所以對於當年中國對國際社會曾經作過什麼承諾,筆者一清二楚。

筆者在這本書的簡介裏指出:「中國經歷了長達15年的艱辛談判才獲得加入WTO的資格。作為WTO一個正式成員,中國作出了三個層次的承諾。第一個層次是認同WTO的目標,例如市場經濟、自由貿易、最惠國、外國企業獲國民待遇、以及政策法規的透明化等。這些目標都是寫在該組織成立時的各種文件中。第二個層次是承諾遵從WTO對各行各業的國際貿易的準則。這些承諾是登載在中國加入WTO的議定書內。第三個層次是中國必須同每個成員國簽署一個雙邊的協議承諾它將遵照WTO的原則來處理同該國的貿易關係」。

在第二個層次,中共承諾將走市場化道路,但希望西方各國給它一個長達15年的寬限期,以便它逐步去掉計劃經濟的舊痕跡,以便最終達到市場化的目標。各行各業的開放時間都清楚明確地列在中國的承諾書裏。

筆者在2003年撰寫這本「手冊」時,就已經認定有幾個領域中共是不可能允許真正的市場化,這幾個領域包括銀行、資訊、新聞出版、與互聯網相關的行業等。筆者是憑自己在《文匯報》工作長達15年,其中有接近10年長駐北京,對中共有充分的認識後作出的判斷。但是,作為一本工具書性質的手冊,筆者不應該加入任何個人判斷,所以在該手冊裏沒有點出我認為中共會違約的地方。

中國究竟是否履行了入世承諾?2010年8月,中國商務部、財政部先後正式宣告:中國加入WTO的所有承諾已全部履行完畢。2011年,中國政府發布對外貿易白皮書,正式宣布入世承諾「全部履行完畢」。但是,用國內學者周方舟先生的說話,中共所謂「全部履行完畢」,只是改用別的非貿易措施來對外國封閉自己的市場。他舉例說,美國極具競爭力的電影、藝術等文化產品,以及藥品、汽車等高科技產品,銀行、證券、保險等金融產品,中國對其設置了很高的關稅和審查,而對美國最具有競爭力的互聯網(Google、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和媒體則全面封禁。這相當於美國具有競爭力的產品根本進不了中國,或者進了中國被徵收很高的關稅,而中國產品在美國可以暢通無阻。美國當然不幹了(見周方舟:《特朗普為什麼鐵了心要和中國打一場貿易戰》載《21世紀網》2018年3月22日)。

根據美國科技智庫信息技術與創新基金會(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ITIF)在2015年公開發表的報告《虛假承諾:中國的入世承諾與實踐之間的巨大差距》(英文原題是:Yawning Gap Between China’s WTO Commitments and Practices,September, 2015),中國在很多方面都違背了當年對國際社會的承諾,報告說:

「跟2001年中國入世議定書逐條對比下,我們發現在WTO對限制市場准入或限制技術或知識產權轉讓領域,或者在對國有企業(SOE)和出口行業持續的補貼等規定上,中共完全沒有遵守其入世承諾和成員資格要求」。

ITIF的報告指,「實際情況是,中共加入世貿組織並沒有使該國大幅度向世貿組織的貿易秩序邁進,因為中共大體上沒有履行當時的承諾。同時,對外貿易赤字沒有減少,也沒有認真執行(WTO的)爭端解決機制」。以下是該基金會整理的中共入世承諾未兌現部分:

來源:ITIF報告。

中共在享盡加入世貿的好處(西方對其開放市場)之後,卻不願意履行它對世貿的責任(向西方國家對等開放自己的市場),正是這個原因令到它對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積累的順差愈來愈大,終於導致人家要出手反制。中共不去檢討自己有什麼錯誤,卻動不動就祭起民族主義的大纛,說人家要遏制中國的發展。筆者作為曾經深入研究中共WTO承諾的人,不得不直指其荒謬之處。

中共違背自己的國際承諾,終於導致現在的世紀貿易戰。

我們可以這樣說,違背承諾是中共一貫的行為模式。1949年前,中共曾經對中國人民信誓旦旦地表示待它奪得全國政權後會實行民主、自由等制度,從而獲得人民的支持,幫助它取得江山(這些承諾已經由笑蜀先生收集成書《歷史的先聲》,在香港出版時改名為《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到它真的建立政權後,卻把「專政」二字寫上憲法,完全違背了對人民的承諾。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主權才20年,中共就單方面地宣布《中英聯合聲明》已經過時失效。由《中英聯合聲明》派生出來的《基本法》在過去20年間不斷遭到隨心所欲的曲解(而官方卻美其名為“不斷豐富對「一國兩制」的認識”)。這些違背對中國人、對香港人的承諾,過去都沒有得到任何懲罰,如今這種「講話不算數」的作風又應用到國際社會上,自然就會遭到國際社會的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