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投資者日記:7月11日,周三。一直樂觀地以為, 中美貿易爭議,不會延續到今天,觀乎特朗普500億美元後又來個2000億美元,藉關稅手段向中國開刀變本加厲,貿易戰恐怕有排未完。正如在下沒能預見雷曼爆煲,繼而牽起一場環球金融風暴;又或希臘一個小國竟可觸發歐債危機,估唔到,正常。只要讓老畢早知一次,現在人已在巴哈馬群島曬太陽吹海風,邊飲紅酒邊吃葡萄。

恒指從年初高位回落十幾個巴仙,如何是好?若能肯定股市仍有巨大下跌空間,當然可以採用大出大入策略。問題是,清倉後市場如果沒有大跌,或像英國脫歐跌一陣轉頭又升番,怎麼辦?投資冇早知,更加沒有肯定這回事。

如何執生無可奉告

股壇天王,包括畢非德、彼德林治, 都不以預見大跌市而聞名。股神沒有在雷曼風暴前大量沽貨,能夠大勝,皆因利用非常慘淡的市況吸納一大批筍貨。林治也無法預見海灣戰爭,卻利用人人心震的時機選擇好股,撿了個大便宜。

讀者也許會反駁,不就是「別人恐懼我貪婪」,鬼唔知咩,有啥稀奇?完全同意,講道理容易,實行卻是另一回事。不論投資心法還是炒股模型,多數大師都只講個大意,細節全部略去。執行期間會碰到什麽情況,如何執生,無可奉告。既然如此,在下就分享一下貪婪大行動隨時遇上的種種煩惱。

要貪,首先碰到的乃貪遲貪早,貪多貪少的問題。逆勢而行,一定會考慮跌夠未、出手時機是否恰當。調整15%確實不少,但與統計數字對比,未算特別厲害。真正大出血,恒指跌兩成、三成甚至四成以上,以往發生過多次。

心臟可能頂唔順

換句話說,何時開始貪最理想,沒有科學方法可供依循,貪的時機對或錯,很大程度由「彩數」決定。認為15%未跌夠,說不定可以等到更佳入市時間,但亦可能永遠得個睇字,蘇州已過明年請早。貪得太早嗎,原來下面還有個懸崖,未等到市場復甦,心臟可能已頂唔順。.....(節錄)
 
全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