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社評:中美貿易戰響起第一槍不足一星期,美國貿易代表署即於本港時間周三早上發布清單,計劃向總值二千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徵百分之十關稅。中港股市對貿易戰的憂慮本已稍紓,被美方新一輪行動殺個措手不及,恒指、上證指數全日分別下挫百分之一點三及百分之一點七。中方馬上強硬回應,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譴責美方行為乃典型的貿易霸凌主義,同時強調中方必將採取反制行動,惟具體內容有待確定。

北京一再重申不願打貿易戰,跟美國拳來腳往全因對方步步進逼。特朗普政府剛對總值五百億美元中國進口貨加徵重稅,隨即急不及待向金額多三倍的其他中國產品開刀,確實「橫蠻無理」。

說到「霸凌」,狂人總統近期對石油市場的「粗暴干預」,同樣叫人瞠目結舌。此事看似跟中美貿易糾紛沒有直接關係,惟北京有言在先,反制美國事在必行,那麼在中方首輪報復清單「榜上無名」的美國石油進口,於次輪反制中便大有可能被納入其中。令形勢倍添複雜的是,美國撕毀伊朗核協議後,火速落實對該國重新實施制裁。特朗普政府最近更向全球發出「最後通牒」,十一月四日前如未能把進口伊朗石油數量降至零,相關國家將遭美國嚴懲。中美正在交惡,北京寧可多捱美國一刀,也會繼續購買伊朗石油,兩國本已緊張的關係勢必愈鬧愈僵。

特朗普「霸凌」固然赤裸裸,惟美國盟友為免得失狂人,自動自覺追隨其伊朗石油「零容忍」政策,效率也高得驚人。現在才七月份,離美國定下的全球禁令死線尚有三個多月,可是南韓已率先要求國內煉油商最快八月全面停止向伊朗購買原油;日本亦步亦趨,計劃於九月後終止進口伊朗石油。

矛盾的是,特朗普一方面透過封殺伊朗「黑金」以達到痛擊該國的地緣政治意圖,另方面卻不斷向沙地阿拉伯等產油國施壓,逼令石油出口國組織(OPEC)成員大幅增產,以填補伊朗禁令遺留下來的供應缺口,藉遏抑原油價格阻止美國汽油漲價,替共和黨於十一月國會中期選舉爭取籌碼。...(節錄)

全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