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平行時空:克羅地亞繼1998年後,再次打入世界盃準決賽,成就已經超越母體南斯拉夫,親自到俄羅斯觀戰的女總統固然大出風頭,球迷對她旁邊的一位官僚,卻更有感覺。這位西裝筆挺的紳士,正是1998年那一屆的克羅地亞「黃金一代」的領袖蘇加,也是當屆世界盃神射手,堪稱克羅地亞史上最偉大球員。

國家身份 從未動搖

但與其他到場觀戰的各國名宿相比,他明顯多了幾分官味,因為6年前開始,他就成為克羅地亞足總主席,而且不斷捲入政治爭議。

對克羅地亞而言,足球和政治的關連極大,甚至是國家獨立的圖騰。南斯拉夫分裂前,國家隊被稱為「東歐巴西」,解體後爆發慘烈內戰,本來的隊友變成世仇,對賽例必充滿火藥味,特別是塞爾維亞vs克羅地亞,往往象徵了真.戰場。蘇加成名於1987年的世青盃,當時他是南斯拉夫明日之星,後來因為逃避內戰,走到西班牙球會効力,但對克羅地亞的身份認同從未動搖。

戰爭逐漸平息,克羅地亞球迷的惹火程度卻有增無減。歷史上,克羅地亞曾與納粹德國結盟,以換取獨立,極右組織Ustasa一度執行滅猶政策,在其後數十年的西方主流史觀眼中,「克羅地亞民族主義者」變得聲名狼藉。

機上拾遺 據為己有

然而,不少克羅地亞人覺得Ustasa是獨立英雄,並不以這段歷史為恥,反而以當時的極右口號、敬禮為今天的身份認同,這習俗在球場上也不斷出現。因此,克羅地亞球迷不時因為「極右」言行被罰款,年前克羅地亞國腳施蒙歷(Josip Simunic)更因為以納粹口號「煽動群眾」被罰停賽,蘇加當時就公開聲援。後來蘇加被翻舊賬,曾在被法庭判為戰犯的Ustasa領袖墳前微笑致敬,得到「新納粹球王」稱號。.....(節錄)
 
全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