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投資者日記:8月9日,周四。有過一段不短的日子,老畢稱得上是一條忠誠的「金甲蟲」,非但從文字中看得出來,且以儲蓄形式定期買入黃金相關資產。相隔多年,我對黃金的熱情早已消失,惟觀點雖變,儲蓄習慣卻維持至今。用「維持」而非「堅持」,皆因與其說在下「長情」,索性以「懶理」形容之更貼切。

早幾日相約本報「金與銀」作者石林及呂梓毅兄喝咖啡,難得石林叔仍記得在下曾經極度、甚至可說盲目看好黃金。昔日對黃金着迷,一個重要原因是思維深受Zero Hedge一類跟政府/央行彷彿有十冤九仇的博客影響,給「洗了腦」竟不自知,今天回想,只覺可笑。此輩萬事既以結論先行,有什麼不可斷章取義?

搵嘢嚟拗

舉個例,這些人看淡美股冇十年都有八年,「理據」換完一個又一個,最新說法是標普500指數今年所以能夠上升,全拜三數科網龍頭所賜,好景唔維持得幾耐。經過Facebook單日跌兩成,此說好像又多了幾分說服力。然而,要知美股是否除FAANG / FAAMG以外便一無是處,只須拿按市值分配權重(market cap-weighted)的標指,跟所有成分股權重劃一(equally weighted)的標指一比,看看兩者年初以來回報是否一天一地,淡友之說馬上便會不攻自破,何苦搵嘢嚟拗?

那批約十年前開始累積下來的黃金相關資產,平均買入價依然高於市價,唔怕瘀講句,買咁耐坐艇坐咁耐。呢個世界係就係冇what if,但諗番轉頭,同樣以成本平均法投資,十年前決定風雨同路嘅假如係標普500指數基金而非黃金,老畢同石林叔細訴當年時何須苦笑,狂笑就差唔多。

物極必反

心死歸心死,懶理還懶理,值得一提的是,在整個儲蓄過程中,這批蟹貨曾有過一段「甦醒期」,成個倉於半年內一下子浮上水面,到頭來雖恍如夢一場,可是當時的感覺還真不錯。老畢說的這段「甦醒期」,發生於2015年底至翌年上半年,金價由每盎斯1050美元升至1380美元。

近期金市的氣氛,令在下憶及當時情景。正因太多人睇淡,黃金反而有注意價值。參考COT(Commitments of Traders)報告,炒家悲觀情緒縱使尚未去到一如2015年底、2016年初那麼極端,但與2017年7月比較已相差無繼,而金價於去年7月上旬至9月上旬由約1200美元反彈至1360美元,兩個月內漲逾一成。.....(節錄)
 
全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