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方如玉帥:貿易戰嘅影響,就算將來停戰,殺傷力都唔會逆轉,殺低咗就係殺低咗。中國嘅工廠生產力會大減,可以走嘅都會出走,去晒其他東南亞國家,貿易戰完咗都唔會返轉頭。呢班中國工人被遣散之後,可以走去邊?唔通個個都創業,搞四大發明共享單車?又唔會返璞歸真回農村,唯有留在城市搵機會,淪為低端人口。

貿易戰唔只係一個經濟問題,最後必會成為社會問題。人民生活不穩,必然引發政治問題。正如前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所講,一個很小嘅問題,乘以13億人口,都會變成很大問題。貿易戰本身就係大問題,乘以13億,你話幾恐怖。

內地嘅工廠全部殺晒,但有廠在東南亞國家嘅港商就生猛晒。佢哋嘅議價能力最高,如果中國出口要加25%稅,東南亞廠加你5%,客戶都仲有20%水位。當你面前嘅選擇係減少25%還是5%利潤,個個做生意嘅都識揀。貿易戰都有受惠者,唔係全世界都受害。

所以,貿易戰改變了世界經濟格局。東南亞國家就係30年前嘅中國,用勞動力改善人民生活,增加國家收入。而家去東南亞發展,類似30年前走入大陸,問題係你願唔願意留低發展。

以前花時間在中國,30年後修成正果,你可以搖身變成政協委員,仲有一個中國政商人脈網。在東南亞30年後,你最多都只係一個富商,當地華僑唔見有錢以外嘅得着,始終你係外人。是否值得好似30年前嘅投入,見仁見智,但未來5至10年最易畀香港人搵錢嘅,就係呢類地方。...(節錄)

全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