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信析:「新債王」岡拉克(Jeffrey Gundlach)日前在網絡直播中論及美元後市,他預期美滙指數需要先行調整才可以再創今年新高,惟到年底時或低於現水平,坦言目前看好美元的投機者很可能估錯。這位DoubleLine Capital投資總監睇淡美元有兩理據:首先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揚言希望美元轉弱;其次是強美元加上貿易戰威脅已經觸發個別債務沉重的新興國家市場出現金融危機,若情況惡化恐令環球金融市場受壓。

持相同意見的還有「宏觀對沖王」達里奧(Ray Dalio),這位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Bridgewater)創辦人近日為下月出版的新書A Template for Understanding Big Debt Crises宣傳時提到,美國稅改帶來的刺激將在18個月內逐漸消減,而利率上升、退休金和醫療開支必然加重政府財政壓力,屆時白宮只能以大量印銀紙應付,故推論美國未來兩年會爆發經濟危機,美滙指數有可能下瀉三成。

目前投機者顯然與兩位專家唱反調。根據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最新資料顯示,截至上周二(4日)投機者所持美滙指數淨倉數目,由1月底的負5740張(即淨短倉),逐步升至約3.4萬張,是2017年5月中以來最高水平,意味投機者已重拾對美元走強的信心。

美滙指數升勢自5月底放慢,近3個月於50天線徘徊,處待變格局;若美滙如岡拉克估計在今年餘下時間回落,甚或像達里奧預期般兩年內大幅貶值,那些押注強美元的投機客將跌碎眼鏡。

投機者與「兩大天王」哪方預測更準確?本欄認為,美國聯儲局貨幣政策取態才是美滙好淡的關鍵,即使新興市場急劇動盪,只要沒有危及美國企業、股市和經濟表現,聯儲局應不會輕言改變漸進加息的大方向。有權投票的聯儲局理事布雷納德(Lael Brainard)一再強調支持局方未來兩年堅持加息的路線,並建議上調利率至3厘或更高水平,以聯邦基金利率現在1.75厘至2厘計算,即美國往後兩年最少要再加息4次(每次0.25厘)。.....(節錄)
 
全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