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朋友和兒子到來作客,那十歲人兒長得瘦小,吃飯時只挑吃了些薯蓉,蔬菜和肉在父母苦勸下吃了數小口便執意不再吃,朋友解釋是在長牙齒不太舒服。飯後駕車到景點遊玩,那孩子坐穩後即時從父親的背包中,取出曲奇餅,一片又一片地吃,那有牙痛問題,只是嗜吃甜食。父母一句話也沒說,看來是見慣不怪,好像只有我看不開,覺得不能如此由得小朋友隨心而做決定。

 

接觸多了如此自少習慣了想什麼便做什麼的新一代,不難明白為什麼現代人健康愈來愈多問題,亦不知他們長大後如何面對工作,得做別人要求的事情。

 

近年認識了數對從大城市搬來這裡鄉下地方生活的年輕人,只有三丶四十歲左右。自己十多年來一直只遇到各種國籍,過了退休年齡才移居的人,大多年長廿多年。今回終於有年輕的到來,雖然這趟是我倆年長十幾廿年,能接觸到精力充沛的新一代,同樣的有興趣有體力嘗試鄉居生活,可作交流,氣氛不同。

 

其中一對德德國夫妻,看了很多輯 'Grand Design' 電視節目後,決定在仍年輕時,也自己設計建所房子,放下工作花了兩年時間完成心願,現在開始做心儀的工作,希望可以賺取些少生活費用。他們常說若掙不到足夠費用,便回歸城市工作,不是問題,重要是有機會完成夢想。

 

那太太原本計劃種植蔬菜出售,但機緣得到鄰居為羊兒在夏天修剪下的羊毛,靈光一閃,從網上學習如何處理羊毛,紡織為一球球的毛冷。她心靈手巧,很快便掌握到如何使用那簡單的木輪紡織機,拉出平均粗幼毛線,且樂在其中,決定以此古老手藝謀生。即時聯絡附近羊農,低價買下不同顏色丶不同羊種的羊毛,清洗處理紡織成球。

 

問題出現了,這手作業,很花時間,且她買的是肉羊的毛,毛質粗糙,只能做為粗條毛線,織成的作品得以硬淨樸實來形容,做簡單地氈可以,不能作衣服用,賣不了什麼錢,和所花時間不成比例,她有點何去何從的迷茫。

 

和她分析,她的心意原是希望廢物利用那些毛羊,現實是花了時間,但並不成為有良好市場價值的東西,始終大部分人都希望買毛線織成衣物,舒服美觀最重要。她細想,處理羊毛費時,她喜歡的是紡成毛線那技術,立刻改變方向,在網上購買在本地農場出售已處理的上好品質各種羊毛丶羊鴕毛丶兔毛等等回來紡為毛球,毛質幼滑亮麗,十分討好。

 

她十分滿意,覺得可以出售,計畫是開所網店,世上任何角落都可購買。行動迅速,埋首學習如何建立網站,以英丶德丶法三種語文出現,真是有能力的人,數星期便自學完成,網站簡潔清楚,毛冷照片美麗,列明每一百克毛球的價錢和大約長度。

 

她問意見,我是個超級實際的人,唯一看不到的是各種毛線,若編織為十乘十厘米大小,得用上多少長度毛線?這樣買家才可因應作品大少而決定所需毛球數量。

 

隔天她便送來資料,我以一條最基本圍巾,二十厘米闊一百五十厘米長度計算,買她最平的羊毛,得花一百歐羅,若買羊駝毛,一百五十歐羅!若編製大披肩,價錢不敢想象,肯定較買現成的貴多了。

 

把這算式傳給她研究,問如何計算價錢,她有些喪氣地回說由較有商業頭腦的伴侶提議,以材料價錢和所花時間為基礎。明白,道理正確,可惜沒有想到所用方法丶自己的能力都會影響所費時間,更重要是和市場現有物價比較如何,她的手作業和市場上出售的品質上沒有什麼分別,為何人客得付高昂價錢?他們的想法是自己花了的時間最重要,應得到心中合理回報。

 

那德國先生在做手作木傢俬,堅持自己不以電鋸工作,心中有大計畫,買來一噸多,已鋸好粗幼一樣的木條,以大量金屬架子螺絲串連成坐椅,完全平直方角,很有德國人的整齊本性。在我眼中有線條簡潔這優點,但使用過量金屬,沒靠背沒顧及人類曲線,不是舒服的椅子。而他,亦在思考售價,花了不少時間手做的啊。。。。奇怪怎麼他們沒有先硏究所做作品的可能市場價值,才考慮是否仍樂於花時間?

 

另一對從倫敦到來的年輕人,去年底在這裡買下古舊大屋,價錢和倫敦比較定然是平到笑,自己動手維修翻新,計畫在此生兒育女享受田園生活。一年快過去了,當中不少年輕親友到來幫忙工作,上星期探訪,工程好像沒有吋進,反而倒退了。因為房子殘舊情度超乎他們知識,原本以為是維修些少樑柱,重新間隔房子增設浴室,裝修等工作。現實是農舍屋頂接近塌下,得移走重做屋頂,才能動工處理居所,主屋屋頂在不久將來亦得更新,房子大,所有工作都較想像中緩慢,消費亦高昂。

 

二人嘆氣說,終於看清情況,得花時間維修外,亦得同時掙錢支付費用,可能十年後才完工,有洗濕了頭的感慨。花美好十年光陰與泥水灰塵作伴,並非樂事,當初若買所細些房子便輕鬆多了。

 

我們的一代成長時可能管教過嚴,容易過份地循規蹈矩,在挑選學業丶工作和人生路向上,不敢作較大膽或真心喜歡的決定,以安全穩定為重。所以會有“想做就去做”的宣傳句子,鼓勵勇於試些新經驗。這句子在當今一代可能沒有意思,因為自少便如此,可能鼓吹 "三思而後行" 才有新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