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平行時空: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形象鮮明,無論是對內反毒,還是大規模引入中國資金,都希望貫徹「做實事」風格,不希望受任何官僚制度掣肘。他的反毒戰爭,經常出現電影才有的情節,支持者津津樂道,反對派人人自危。不久前跟一些菲律賓精英聚會,就被告知了不少戲劇性故事。

 

地方官多是江湖猛人

根據菲律賓國情,不少民選地方官都充滿「背景」,用香港術語,就是集「官商鄉黑」於一身,民主不過是身份合體的程序,政府並不能有效制約這些大大小小的江湖猛人。杜特爾特的「反毒戰」,卻正是向這些人宣戰,上任以來除了有約2萬人因販毒被處死,居然還包括了11名市長、6名副市長。由於這些地方領袖各有盤根錯節的勢力範圍,並不容易將之處決,種種非常手段,就應運而生。

今年7月,被控與毒品案有牽連的八打雁省(Batangas)塔納萬市(Tanauan)市長哈利利(Antonio Halili),在出席市政廳升旗儀式期間,竟然被狙擊手從遠處擊斃;由於距離甚遠,一眾保鑣都無能為力,可見行兇者的神通廣大。

市長被暗殺後,傾向官方的評論多認為當地毒梟是幕後黑手,因為哈利利曾讓毒販遊街示眾,可能招惹報復;但反對派政客相信杜特爾特才是元兇,因為哈利利雖然也「反毒」,但自身利益和毒梟關係千絲萬縷,加上杜特爾特確喜好私刑了斷,空穴來風,也未必無因。

對人民而言,當對法律失去信心,支持非法處決,其實就是變相授權總統便宜行事。然而這種「授權」是非正式的,一旦有明顯的過火行為,民意也可能瞬間逆轉。例如菲律賓警方曾於2017年8月在未獲司法授權下,非法殺害一名17歲少年,導致大批民眾上街抗議,迫使菲律賓政府短暫把掃毒職責交由禁毒部門負責。....(節錄)

全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