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金針集:中國人改名講究好意頭,特首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把大嶼山超級填海大計命名為「明日大嶼」,坊間有讚有彈,有人覺得精簡易明兼具願景,但也有人嘲笑其諧音「明日大愚」不吉利。論改名,香港片商為進口電影起的中文譯名往往有妙筆,「明日大嶼」令人聯想起兩套西片《大魚奇緣》和《明日之後》,恰巧亦玄妙地反映了這項大計可能出現的good ending和bad ending,林鄭特首及各方持份者不妨看看箇中有無值得參透的啟示。

 

《大魚奇緣》(Big Fish,2003年)由鬼才導演添布頓炮製,是一部探討代際矛盾的奇幻電影,故事建基於一位父親經常講述自己光怪陸離的經歷,包括曾釣到一尾超級大魚,令兒子難以置信兼不勝其煩,且導致父子關係惡劣,雙方斷絕聯繫多年。及至父親臨終前,兒子來見最後一面,兩人坦誠溝通,終於化解很多誤會,把幻想與現實融為一體,在心意上求同存異,上演happy ending跨世代和解。

該片情節有點兒似香港當今情況,上世代與新世代對於很多事情都存在巨大分歧。例如針對大嶼山填海,包括前特首董伯伯、現特首林鄭、「民間特首」劉德華等上一代,均深信「發展是硬道理」,並不斷引用自身經歷,向新世代複述香港過往如何憑「發展」帶來的輝煌。但新世代一來對此將信將疑,二來除了發展還關心環保、中港矛盾、財富分配、單程證等議題。

換言之,香港新舊世代就像《大魚奇緣》父子,雙方願景並不一致,尤其是圍繞「明日大嶼」這條超級大魚;此項大計若要順利推進,應也如戲中父子般坦誠溝通、互諒互信、求同存異。講到底,上一輩自恃「食鹽多過你食米」,惟其看法卻未必完全正確和合時,且恍似戲中的老爸年事已高,世界終將屬於年輕人,「明日大嶼」孰福孰禍,十多年後享受或承受的,都是新世代。舊世代既有責任傳授人生經驗和傳統智慧,仍須顧及尊重新世代價值觀,不宜仗權力和輩分「夾硬來」,方可望上演大和解good ending。....    (節錄)

全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