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沿圖論勢:被譽為對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過去兩年施政成績「評核」的中期選舉,截至執筆時,初步結果一如市場預期,國會出現分裂情況,參眾兩院分別由民主黨和共和黨掌控。由於已在估計之內,市場對此(暫時)並沒有太大(或太激)反應。
 

話雖如此,特朗普政府某程度上已變成「跛腳鴨」,即在施政上會受到一定程度掣肘。究竟在這樣的中期選舉結果下,對特朗普政府餘下兩年任期內的美股走勢將有何啟示呢?筆者試從選舉周期和歷史的角度探討這課題。

謀連任勢催谷經濟

隨着中期選舉結果塵埃落定,市場焦點或重回股市上。那麼,若從中長線周期角度看,究竟中期選舉結束後,股市會否呈現一些慣性走勢呢?根據1922年至2014年,近一個世紀美國24次國會中期選舉後,美股(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隨後一年往往有十分不俗的升勢,平均升幅分別為13.9%(中位數16.7%),上升比例更高達92%,即在這24屆中期選舉中,有22次美股在一年後都可以錄得漲幅。上一次道指在中期選舉隨後一年下滑,已經要數到1930年,即美國剛步入大蕭條不久,當時道指的一年挫幅高達42.5%。

美股在中期選舉後一年多數錄得不俗升幅,讀者或會認為這與美股較長時間處上升周期有關,這某程度是合理推測卻未能完全解釋這現象,畢竟上升比例可以達九成以上,屬非比尋常地高。究竟為何中期選舉後,美股在隨後一年普遍上揚,相信與「總統周期」的季節效應(seasonal effect)或「異象」(anomalies)有莫大關係。

何謂總統周期現象?美國總統選舉每4年一度,而以大選年的10月1日至翌年9月底為總統周期第一年。以特朗普2016年當選為例,2016年10月1日至2017年9月30日便界定為總統周期第一年;2017年10月1日至2018年9月底,便屬於周期第二年,餘此類推。故此,今年10月後的未來12個月,便展開這個周期的第三年(註:有部分分析簡單用日曆年作為界分,例如,2017年全年為總統周期第一年,2018年為第二年……,其對股市季節效應與上述方法劃分大致相若)。...(節錄)

全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