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林行止專欄:筆者雖無此存心,但客觀事實,一如《金庸傳》所說,筆者和數名《明晚》同仁辭職創辦《信報》,對《明報》系統「造成一次不小的地震;《信報》成為《明晚》最大對手」。《信報》面世,《明晚》發行量「直線下滑,以後一直徘徊在一萬多份」。此後經歷多番起伏及人事更迭,《明晚》於一九八八年停刊!
 

在香港這樣的自由市場,一雞死一雞鳴是平常事,其時《信報》業務漸入佳境而《明晚》日趨委靡的現實,人所共見,認為筆者「出走」令《明晚》一蹶不起的說法,成為行家熱議的話題。人們不大在意的是,《明晚》是編輯路線一改再改,而筆者是志不在狗馬娛樂的人,離開辦另一經濟報刊,與改轅易轍的《明晚》已不是競賽對手;原以為這種看法是得到查先生的充分理解。可是,在《信報》開辦了六、七年後,一份取名《財經日報》的報紙於一九八○年面世,一直風聞那是查先生出資、目的在攤薄《信報》的市場佔有率。作為自由市場的「死忠」,面對競爭者大事挖角、文字間的「單單打打」和故意歪曲中傷等等,即使不願見亦只有徒呼荷荷。圈內友人曾當面問查先生與該報的關係,他斷然否認有任何瓜葛。可是,不旋踵即有《明報》老同事於不經意間說出《財日》是明系一分子……筆者把查先生七四年七月三日為本報所寫的那篇文章影印本,置諸案頭,看看他那篇鼓勵的言詞,怎會想到他會這樣?對查先生的看法和感情,已不能一如往昔!查先生與《財日》的關係,世紀初在內地初版的《金庸傳》終於揭開真相,《財日》不是查先生出資創辦,但這份「內容、風格,連版面編排都模仿《信報》的日報」,銷量有限、廣告不多,本為《明晚》舊人的東主,只好向查先生求救……查先生施予援手,其初貸以款項,其後轉為股東,一九八二年,《財經日報》正式歸入「明報系統」……至八六年三月停辦!查先生雖非《財日》創辦人,但他出資欲以該報壓抑《信報》的動機,盲人可見。

便在《財經日報》倒閉不久,亦是合該有事,時任港大校外課程部高級講師、經常為本報撰稿的黃康顯博士寫了〈向查良鏞教授公開道歉〉一文,在八八年十二月十五日發表後,作為《信報》出版人的內子,很快收到查先生要控告本報誹謗的律師信。原來黃君文中以嘲諷的筆法,指查氏港大榮譽社會科學博士學位,是「捐」回來的。着意於從通俗武俠小說作者晉身為文學巨匠的查先生極不高興,情理中事。

代表查先生發出的律師信,措詞嚴厲,要求賠「罪」的條件非常苛刻,不能置身事外而又怕纏訟的內子,聽到查先生有足夠證據說明自己是事先得博士學位後捐款,連港大校長黃麗松及校務委員會主席楊鐵樑等都有可能出庭作證,更急得如鍋上蟻,希望查黃二人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而《信報》亦毋須為官司所困。便在此緊張關頭,康顯博士把支持其說法的資料和黃校長在會議上談及捐款事的文字紀錄交給內子,內子馬上持文件副本親赴查府。.....   (節錄)
 
全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