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特區政府一心想大幅增加香港土地,以便解決土地短缺問題,實現「明日大嶼」計劃。此計劃不但可提供千七公頃處女用地,亦連接大灣區具有中國特色的現代化新城,可謂相得益彰。可惜因「填海造地」成本必定高昂,將來所需資金必然是來自香港市民的稅收和儲備,到時庫房將會空空如也,以致九成以上港民反對此「大笨象工程」。

 

筆者可能與有些港民持同樣想法,港府能否將「明日大嶼」計劃改為「明日后海」或「明日大鵬」計劃的可行性。首先讓我們了解后海灣的情況。

 

先說位置:「后海灣」(英文為Hau Hoi Wan),原寫「後海灣或只簡稱後海」,是位於香港和深圳西面之間一大灣,因為鄰近深圳,所以又稱「深圳灣」(英文稱Shenzhen Bay 或者Shum Chun Bay),而英國人則稱為 Deep Bay,所以又稱「深灣」。「后海灣」原本寫成「後海灣」,因為它是位於南頭後海,所以稱「後海灣」,而南頭的前海,亦有「前海灣」,又稱「大剷灣」,面向伶仃洋。

 

地理環境如何:后海灣三面被陸地環繞,東面是南頭半島,北面是深圳,西面是香港新界米埔、流浮山等地,西南方向通到伶仃洋,其門口是深圳之蛇口和香港之爛角嘴。后海灣,雖然三面有地環抱,可以泊船,但因有沙泥淤積,不能停泊大船。而周圍地勢平坦,亦難以避風。

 

后海灣因為周圍有河注入,所以有不少淺灘,變成紅樹林。流浮山亦產蠔。不過深圳方面大量填海,所以淺灘亦大幅減少。

 

試看看歷史:英國向大清政府租借新界時,亦將整個后海灣包括在租借契約內,而岸界係以水漲計,所以當時香港西界是當時新安縣岸邊。西界是位於南頭半島南端,赤灣附近接連成一條直線直落到大嶼山之大澳,造成香港西海界。不過一九九七年七月一號回歸之後,后海灣正式由香港和深圳各佔一份。

 

根據歷史,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49年成立之後,因為有大量難民湧來香港,所以香港和中國大陸之間,來往受到嚴密管制。而當時大陸生活環境困難,至令發生連場政治運動,不少內地人士採用坐船方式,由后海灣偷渡來香港,然後在流浮山等地登岸。另外在一九六七年香港左派暴動時,曾有香港人在后海灣被人擄返大陸。

 

表面看來「明日后海」計劃將比「明日大嶼」計劃更具建設性和更合經濟原則。各處淺灘,大部分沿岸都有沙泥淤積,那麼其填海成本必會大降,這說明為何深圳方面大力將其從香港取回的部分,迅速填平,增加土地發展。

 

說到深圳的發展,事實令人吃驚。在中國,深圳是急速發展的典型城市,沒有人想到僅僅三十年間,深圳從三平方公里的特區,變成現在面積近二千平方公里,擁有二千多萬人口的特大型城市。有人更說:「深圳像一把梳子,在過去三十年的發展中卻是向內陸發展,現在可以轉個面,向海洋發展。」

 

其次,讓我們研究一下「明日大鵬」情況如何。

大鵬灣(Tai Pang Wan),又稱馬士灣(Mirs Bay)亦是香港和中國大陸深圳之間的海灣。它位處香港吉澳和西貢半島東北面。其東面是深圳大鵬半島。香港平洲是位於大鵬灣中間。深圳岸邊鹽田、葵涌、大鵬和南澳都處於大鵬灣周邊。葵涌、大鵬和南澳一起稱為大鵬半島或大鵬。

 

據歷史記載:大鵬灣曾是明朝和清朝時的海防基地。在1898年英國從大清手上獲得新界,條約規定整個大鵬灣的水面都歸英國治下,直至到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予中華人民共和國,才重新定界,致部份水域劃歸深圳。

 

在2004年,香港填海計劃曾遭「反對填海」之環保人士提出訴訟,結果終審法庭判詞中發出如下指引:「填海可以進行的三個必要條件:有迫切及凌駕性的公眾需要、沒有其他可行的方法、對海港的損害減少至最少。任何其一條件出現都可推翻重新審視。」

 

從此指引看,在香港,填海增加土地發展必然符合其頭二兩項條件,但第三條件則很難符合,必定踐踏了「環保」紅線。大鵬灣水深,若填海,其海洋生態必然受到損害,其填海成本亦不化算。大鵬灣最大優勢是該處有很多小島,如以填海方式將小島連接,其用地必然增加。而后海灣雖然淺灣處處,可以令填海工程成本大幅減少。可惜自然環境如紅樹林、米埔濕地、棲身雀鳥、流浮山產蠔區等海洋生態會受到損害。「針無兩頭利」,因此香港填海計劃必被反對,除開支大外,「環保」這關卡亦難予應付,除非如深圳政府般,忽視城市整體規劃,妄顧「環保」意識。當然,相信香港政府絕對不會跟隨深圳政府的「自私自利」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