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平行時空:執筆時身在貝爾格萊德,深夜總是餓,巴爾幹的回憶卻是伴隨味覺滲出來。曾經寫了不少回憶南斯拉夫強人鐵托(Josip Broz Tito)的文章,那時候的南斯拉夫人吃什麼,同樣值得重溫。
 

變回文青寵兒

巴爾幹半島一直是東西交滙點,同時布滿奧匈帝國和鄂圖曼帝國的特色,雖然論講究,南斯拉夫的食物比不上法國和意大利,但在鐵托管治期間,南斯拉夫人和其他鐵幕國家的同志完全不同,過着小資生活,連帶飲食文化,也別具韻味。

咖啡文化是南斯拉夫最美麗的風景之一,但並非由西歐傳入,而是源自鄂圖曼帝國,當地人把咖啡豆磨細而不經過濾煮成,就是典型的土耳其式煮咖啡方法。

在鄂圖曼時代,街頭巷尾都有被稱為kafana的咖啡店,南斯拉夫也繼承了這個傳統,不分民族在kafana裏煙駁煙聊天,成為男人逃避家庭的天堂,同時也是文人雅士暢論天下事的沙龍場所,像著名的作家俱樂部,就是一代人的朝聖地。

直到1970年代,售賣意大利式咖啡的kafić在南斯拉夫開始流行,成為年輕人聚腳的地方,kafana逐漸成為懷舊和旅遊景點的代名詞;到了今天南斯拉夫解體,又變回文青尋找歷史的寵兒。

歐洲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特色的酒釀,南斯拉夫各國也不例外,當地人習慣飲以水果釀製一種名為rakjia的高濃度酒精,今天也成了遊客精品,由於塞爾維亞未加入歐盟,價格也比歐洲大陸名酒相宜得多。.....(節錄)
 
全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