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金針集:自去年11月美國總統特朗普便「衰運」連連,先在中期選舉失利,讓民主黨重掌眾議院,在聯邦政府停擺爭議上又被對手狠狠修理,既受千夫所指又無法增建美墨邊境圍牆。加上聯儲局加息及中美貿易戰,多方預計美國經濟放緩,在國會的民主黨議員們亦準備對總統及其幕僚開展各種調查,特朗普形勢只會弱化。即使距離2020年11月大選仍有超過一年半的時間,民主黨有力人士已紛紛摩拳擦掌表示有意問鼎總統寶座。

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於上周末率先舉行競選集會,搶閘宣布競選總統。她除了承諾解決經濟不公平問題外,當然不忘狠批特朗普是美國「極端病徵」的問題所在,傾向富人權貴,並任意中傷他人。沃倫是民主黨內重量級人馬,惟級數始終未能像2016年的希拉莉般力壓群雄,預計最終參與民主黨初選的人數會多逾10位,且乘着去年國會大勝的氣勢,必然人人高舉反特朗普旗幟。然而選國會制衡共和黨跟競選白宮大位不同,單純反對特朗普未必能招來足夠選票取勝。

根據美國CNN於2月4日所發布的最新民調,滿意特朗普的美國人只有42%,較不滿意的54%少12%。然而特朗普從當選起一直民望偏低,在整個選舉過程也落後於主要對手希拉莉,惟最後關頭不知怎地仍能把她KO。美國的選舉人票制度固然是原因之一,而特朗普成功發動整個共和黨陣營及支持者(包括外國有影響力的有心人)也影響深遠,不少分析形容民主黨無法刺激支持者熱情才告落敗。

 (節錄)
全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