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編輯's 的頭像

網站編輯

余家明︰版權爭拗 誰對誰錯

《信報》評論︰自從《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下稱《草案》)的二讀辯論開始,政府、版權商和網民團體均各自申說本身的看法,還製作了不少《草案》「懶人包」。他們互相指摘對方誤導市民,這是由於支持和反對雙方對新法例的解讀截然不同,對政府的信任亦有極大分歧,所以對《草案》的反應完全相反。
 
法例沒有一定的解讀,各持份者的分析或多或少取決於他們的立場和觀點。
 
從版權商的角度來看,在推銷《草案》時,會把「權」讀得最窄,而「豁免」則讀得最闊,以免引起網民的擔憂和反對;立法後,版權商的解讀會完全相反,因為他們希望從新法例裏獲取最大的保障。
 
從網民團體的角度來看,在分析和批評《草案》時,他們會把「權」讀得最闊,而「豁免」則讀得最窄,以顯示他們的極大憂慮;立法後,網民在法院要求豁免時,解讀亦會完全相反,因為他們希望從新法例裏獲取最大的豁免。因此,版權商與網民團體近日各有各說,口同鼻拗,因為雙方的看法和解讀截然不同。
 
可惜的是,雖然政府應該保持中立,但由於官員須要推銷《草案》,結果就像版權商一般,把《草案》的「權」讀得最窄,而「豁免」則讀得最闊。
 
然而,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也,網民團體不但不信任政府,還譴責官員作出選擇性的解讀,誤導市民。
 
網民團體的憂慮和憤怒其實不難理解。當網民被起訴時,若法院的判決跟政府推銷《草案》期間的解讀甚有出入,他們會被官員誤導,敗訴機會亦會大大提高。
 
以下列舉5個經常提及的例子,讓我們更為明白為何版權商與網民團體的解讀完全相反。
 
例子一:電影截圖
 
電影截圖時,網民希望獲得豁免,新法例雖然要求作品「附有足夠的確認聲明」,卻沒有說明什麼才算足夠。
 
最狹義的解讀是,截圖只要有台徽、圖像標記或原作品的超連結,甚至圖片為大眾所熟悉,就如政府所說,毋須加入其他確認聲明。
 
不過,最廣義的解讀是,截圖不僅須要加入作品的名稱和年份,還要列出主要作者(如製片人、導演、編劇、攝影師等),以及其他可以幫助確認版權擁有人的資料。
 
例子二:超連結
 
政府表示,若網民僅轉發或分享這些超連結,或「僅觀看或接達其他人提供或傳播的內容」,便不會侵犯公眾傳播權;若網民集合超連結或「在傳播過程中採取主動步驟」,便有可能須要承擔法律責任。
 
新法例沒有說明,若網民在分享超連結時,加了一句「我想不到現在上映的《星球大戰》在網上已經有串流」。這算不算合法呢?
 
雖然法例列出,「如有關傳播的內容並非由某人決定」,網民不會有法律責任,但什麼才算是由被告決定的傳播內容呢?關於《星球大戰》這一句話的附帶訊息,還是寄存在第三者網站的侵權內容?
 
在推銷《草案》期間,有些官員選擇後者,但若後者是真正答案,為何集合超連結又會侵犯公眾傳播權呢?一個集合超連結的網民,除非與第三者的網站有關,否則根本無法決定這個網站寄存什麼內容。
 
例子三:刑事責任
 
自從《草案》二讀辯論開始,政府、版權商和大律師公會均多次指出,這條條文寫得非常窄,側重於市場替代。不過,細看條文,法院裁定侵權行為時,須要考慮三層不同的因素:一、有關個案的整體情況;二、對版權擁有人造成經濟損害;三、是否構成該作品的替代品。
 
最狹義的解讀是,條文的重點放在「是否構成該作品的替代品」,因為法例要求法院「尤其……考慮」對版權商造成的經濟損害。
 
最廣義的解讀是,法院必須考慮三層不同的因素,網民在每層因素均有可能觸礁。因此,酌情權全歸政府和法院。對極不信任政府的人來看,海關在沒有市場替代的情況下,其實也可提出起訴。(節錄)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