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在山: 西九——尋找靈魂的大白象

西九——尋找靈魂的大白象
林在山
2008年11月19日

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管理局正式成立,使這個拖拉了十年的發展計劃再度成為城中話題。

一幅長年閑置仍未見用的寶地,疏落的雜草在經過平整的沙土上露出斑駁的焦黃暗綠,說它好比這個地方的文化景象,算是恰切?還是輕浮?

這地方素有文化沙漠的「聲譽」,也許就像大漠荒煙,香港風土孕育不出需要經過歲月濡潤發酵才能滲出味道的文化修養與藝術承傳;沙漠環境也不是一般動植物可以生長的地方,那與文化藝術事業很難在這裏紮根般,呼息尚存不致倒下的,已值得驕傲;遇上活躍生動的,簡直使人雀躍和驚異。

來歷曖昧尷尬

何以西九計劃自始至今,一直給人以揠苗助長的感覺?

劈頭便說——要透過這個項目把香港變成為一個藝術和文化中心。這話對文化藝術似乎有點誤解。大灑金錢與大興土木便能造就文化藝術的假設,暴露了港府最philistine的一面。

香港文化之使人感到荒涼,是軟件稀鬆單薄而不是硬件落伍不足。也許因為先後幾個相關的諮詢委員會,其議事取向早有指引是以硬件方面的考慮為主,所以不少人感到再多諮議,也抓不住文化藝術發展的命題和要害。

港府素以信奉自由市場力量的姿態示人,所以對一般商業發展,處處克制,不干預政策,一以貫之;可是對文化藝術的發展,態度卻花開兩枝,一是演藝文化有助旅遊,富商業價值,值得推動;二是庫存充裕,足以負擔民需以外的普濟厚生,此中便包括了慈善福利和藝術文化的更大開展。西九發展,一直像兩方在拉鋸。

藝術區構思起自不景的年頭,特區政府認為趁物價低迷的日子推動發展,不但成本較輕,更有刺激經濟的打氣作用;反正回歸前後,港人的文化歸屬是京官也曾力表關注的問題,扛着文化旗號的項目,當可看為積極的交代,可是方針還未着實,已立案諮詢,無綱無領,揣摩重點的查探推敲,頗有不得要領的尷尬。

九九年特首宣布西九計劃時,董建華說,目的之首是提高港人文化素養。其實從優化本地文化質素入手,把投資西九的半數預算用到文化認知教育上,收效更為深廣;如果着眼點是本地文化藝術的紮根與節操,那麼給文化藝術工作者和富創意的年輕人到國內外留學遊學,效果當很實在;若為豐富港人文化生活,增加撥款給博物館與演藝團體,充實其軟件方面的建設,加強製作,引進人才,氣象馬上不同……。若為推動港人對本身文化定位的認知和興趣,特區官員與幾個諮詢委員會早就應該看到建設藝術區以外的,更多更直接和更有效益的途徑。西九經過多番曲折,大家兜兜轉轉還是繞到以西九項目為核心發展,可見此舉背後的真正動力不在文教與鑒賞,而是以文化藝術作招徠,先讓地產商們來個爭先恐後,然後是為吸引旅遊。素來現實的香港,這「存心」不難理解,亦可接受,但是管理委員會必須開誠布公,不能含糊吞吐,因為藏頭露尾的態度,很易收到掛羊頭賣狗肉的效果,結果是西九變成一隻白色的四不「象」!

文化面具Vs商人本色

有人認為西九「重商」而出賣了文化,其實相反。

為了襯托「文化」這個難以捉摸的概念,一個基於功利的發展計劃才會拖拉十年,費時失事兼白費無數財力心力。

納粹詩人Hanns Johst寫過:「聽到『文化』二字,我要拔槍!」其苦惱可見。因為「文化」二字的包袱,西九進展比任何其他政府規劃都要來得慢。長期以來,多個委員會都只能在一些重形式、屬周邊的問題上進行商議,作出取捨。由於「文化」的涵義廣、涵蓋面闊,無論當中有多少設施,總有不同團體感到被人忽視,所以看來只有從增建場館着手,希望有了硬件的框架後,才找統帥之才為不同設施策動內容。如此這般,委員們就像地產商策劃商場般——五層樓、一家電影院、兩家百貨公司、中西菜館各一、快餐店三間、二十間時裝舖……;他們建議西九要有三個不同大小的劇場、一個最少足以容納萬人的舞台、四間博物館、三個大型室外廣場等等,給人的印象是堆頭大而空洞,反正人有我有、包羅萬有。

諷刺的是,這種有如商場設計的手法,並非不夠「文化」(因為根本未有內容方面的建議),而是不夠商業化。哪有打響算盤的生意能夠這樣不惜工本、不顧供需的這裏一棟,那邊兩座的蓋、蓋、蓋?商業方面,香港本來最擅長在擠迫的空間盡顯心思,善用資源,緊握生存空間,發揮本身的特色。可是策動西九規劃時,這方面的專長和優勢,根本不在話邊。

忽略立足香港的輕浮

港人常把國際城市掛在嘴邊。經濟上,我們標榜自己背靠祖國面向世界,那意味着我們兼收並蓄,既有中國助力,又引外國所得。然而文化方面,香港卻沒有好好把握愈來愈多外國人對中國事物的好奇而有所發揮。

即使香港有一百多年是英國殖民地,可是這「山不高、英女皇卻千里遠」的小地方,基本是個華人社群,雖由洋人管治,可是只佔非常少數,所有風俗人情、方言禮節、傳奇世故,飲食迷信那些深入民生的元素,使香港一直是浸淫在中華文化傳統而對西風洋俗無甚隔閡的城市。

其實從哲學到文學到藝術到風俗到迷信,幾乎全都可以經演繹包裝而變為有市場需求的「商品」和「產業」,只要用心搜羅、剪裁、組織、溝通、推廣,還有源於受外地原創啟發引入的變化,東成西就的百花齊放豈不正是香港風光?如果希望透過西九把香港放到文化版圖上,我們便要因應本身的角色、特色和長處;稍經變調的中國文化底子與正宗華夏傳統是有區別的,那對功利掛帥的香港來說,文化商品化可能正好反映我們作為國際城市的特色。

西九不是自然而然的「有機」組合,可是計劃性的項目發展可以取其場地屬於度身定做的優勢。

比如說,荷蘭有名的Efteling是以歐洲童話故事作主題,裏面的建築、園林、雕像都是源於古老的童話。不是建議西九發展為龐大的主題公園或是遊樂場,而是想指出最古老、最陳腐的傳說和神話內容也可變身為蓬勃的商業經營的同時,更可烘托出地方歷史文化的一些趣味。

中國有很多精彩傳說和民間故事,比如極富幻想力且有歷史、哲學意義的《山海經》和《西遊記》之類,當中的天文地理、神鬼怪獸、奇風異舉,如果發揮到互動的主題公園裏,不但有趣,亦能展示過去一些深入民間的通俗故事。在傳說的地緣研究學問上,配以視覺效果、建造科技的營造,把中國豐富的文學遺產推而廣之,注入新的現代元素和演繹,這樣的文化項目在商場式的建設中是沒有可能開展的。套上中國傳說只為一例,用意是要指出,以實在的軟內容跟硬的建造模式一併構思西九,才能利用西九的文化設施原可度身定造的好處,希望文管局在推出三個方案給市民投票前,能夠切實地在從此一方向好好考慮,不要弄出三個思維單一、不是場地就是場館大小分布的、小異大同的藍圖,那不是給市民的真正選擇!

張藝謀導演的奧林匹克開幕禮給我們一個重要的啟示:就是再「娘」(音niang)、再俗、再老掉大牙的元素,只要精心演繹,表現出自信與實在,便能產生出說服力而顯得有風格、有瞄頭、甚至有派頭。只要基本概念扎實有意義,主事的視野廣闊清晰、行事嚴謹,創意清新,原已流於俗氣的素材,也可躍進為追上時代的文化特徵和驕傲。我很期待Hong Kong kitsch 也有矚目的舞台。

欠內涵 沒靈魂

香港過去一直擅長在競爭劇烈的環境裏尋找空間,創造奇迹,那不是人有我有的角色。無論我們有多少世界知名深諳「state of the art」的設施,鄰近城市大可一點不缺,使我們看來毫無特色,那是沒用的。在本地觀眾班底未夠前,我很懷疑是不是 Build it and they will come,更不要說 Build it and they will come again。

為什麼提到文化,我們便失去搞經濟時那種突破框框的勇氣和魄力?找文化人進行諮詢,香港發展西九藝術區的大前提就不該是什麼類型的建築群和多少演藝或陳列場館才足夠,那是地產發展商的專業範疇,我們對西九應該的考慮,不是載體的規模和規格,而是怎樣一個能夠揭橥而起、富有帶動性和感染力的文化命題和內容。

政府委任的西九委員會並不輕率,都是代表不同文藝範疇的表表者,好處自然是足以因應業者渴求,弊處是太多人基於本業考慮,傾向於爭取資源場地(音樂、視覺藝術、舞台藝術等),我們很難期望各界代表不為本身最熱中的專項,爭取更好的演出渠道和更多經費,於是搞音樂的要演奏廳、搞話劇的要舞台、搞旅遊的要噱頭!難道鋼筋三合土蓋建的文化商場及其如何合法「分贓」便是發展西九藝術區的唯一使命?欠缺文化命題與內容的空洞應該叫人反省,西九需要的,是靈魂。

西九擱置十年,本地文化發展未有卻步,可是堅持往外「搜購」,希望進口現成文化,在規劃方面缺乏自我認知、謝絕就地取材、未能就本身優勢發揮所長,西九的問題正是我們文化發展的致命傷。

點只西九咁簡單.三

西九——尋找靈魂的大白象 (林在山)

所有評論

AI - 2008年11月19日 12:44

林小姐搞的理性消費,其實不錯,在下每次追看。
為了其它關心信報而又不看壹週刊的網友知道多些關於信報的事,在下轉貼網上搜尋所得。網友自會從側面觀看,相信林先生不會介意。

AI - 2008年11月19日 12:45

發表於: 星期四 一月 12, 2006 3:25 pm
壹週刊#827

本 週 二 晚 , 記 者 在 位 於 山 頂 種 植 道 的 林 宅 找 到 林 山 木 , 對 於 《 信 報 》 賣 盤 予 李 澤 楷的 傳 聞 , 林 山 木 顯 得 不 耐 煩 , 連 說 了 兩 聲 : 「 無 呢 件 事 ! 」 並 且 由 司 機 駕 車 接 載 到灣 仔 福 臨 門 酒 家 , 與 太 太 駱 友 梅 晚 膳 。

離 開 酒 樓 後 返 回 住 所 , 在 大 閘 前 林 太 下 車 與 記 者 傾 談 。 她 坦 言 《 信 報 》 遲 早 會 賣 盤, 因 為 兒 子 外 山 對 報 業 無 興 趣 , 幫 手 打 理 業 務 的 女 兒 在 山 , 亦 有 自 己 家 庭 , 不 能 全力 辦 報 。 「 繼 承 問 題 係 我 賣 盤 最 主 要 原 因 , 做 咁 耐 都 會 唔 捨 得 , 但 林 生 年 紀 已 經 大, 只 要 有 人 接 寫 佢 專 欄 , 短 期 內 都 會 退 休 。 」

但 買 家 究 竟 是 否 李 澤 楷 , 林 太 說 : 「 最 近 我 同 一 個 party 傾 得 好 密 切 , 不 過 同 李 生 完 全 無 關 。 」

-----

彭 博 通 訊 社 在 本 週 二 早 上 , 引 述 《 信 報 》 另 一 股 東 曹 仁 超 ( 真 名 曹 志 明 ) 說 話 , 表示 李 澤 楷 正 洽 談 購 入 《 信 報 》 。 曹 仁 超 本 週 二 晚 在 電 話 中 向 本 刊 承 認 曾 與 李 澤 楷 洽談 出 售 手 頭 《 信 報 》 股 權 。 李 澤 楷 能 否 買 得 《 信 報 》 現 在 就 要 看 林 山 木 夫 婦 。

風 雨 欲 來

曹 仁 超 ( 中 ) 本 週 二 向 彭 博 通 訊 社 承 認 《 信 報 》 賣 盤 , 但 當 晚 又 否 認 其 事 。

這 幾 次 《 信 報 》 賣 盤 的 消 息 , 皆 由 小 小 超 那 一 方 作 主 導 , 向 傳 媒 放 風 , 目 的 是 向 林山 木 施 壓 , 造 成 既 成 事 實 的 定 局 。 像 去 年 七 月 , 便 是 由 李 澤 楷 親 自 打 電 話 給 曹 仁 超, 表 示 想 買 盤 。 但 林 山 木 和 小 小 超 傾 得 如 何 , 曹 仁 超 無 從 得 知 。 其 後 , 有 人 替 小 小超 在 《 明 報 》 放 風 。 而 《 明 報 》 亦 從 曹 仁 超 處 , 證 實 了 雙 方 曾 有 接 觸 , 為 小 小 超 造就 第 一 浪 的 攻 勢 。 不 過 , 曹 仁 超 事 後 曾 被 林 太 責 備 , 認 為 他 太 多 言 。
本 週 一 , 電 盈 副 主 席 蘇 澤 光 向 傳 媒 透 露 , 李 澤 楷 將 以 私 人 名 義 , 洽 購 《 信 報 》 。 彭博 再 次 獲 曹 仁 超 證 實 , 雙 方 已 到 傾 談 細 節 的 階 段 , 令 消 息 更 確 實 。 現 時 問 題 只 出 在林 山 木 夫 婦 一 派 皇 帝 女 唔 憂 嫁 的 姿 態 。

而 另 一 邊 廂 , NOW 將 於 三 月 開 新 聞 台 , 若 此 時 李 澤 楷 收 購 《 信 報 》 能 成 事 , 便 可 為 NOW 創 造 聲 勢 及 充 實 內 容 。

原 來 李 澤 楷 早 在 去 年 七 月 , 已 主 動 接 觸 林 山 木 太 太 駱 友 梅 , 雙 方 講 數 足 足 半 年 。

這 些 年 來 , 李 澤 楷 一 直 對 《 信 報 》 有 意 思 。 早 在 九 九 年 , 已 出 價 二 至 三 億 元 想 買 起《 信 報 》 , 不 過 被 林 氏 夫 婦 一 口 拒 絕 。 事 隔 六 年 , 李 澤 楷 舊 事 重 提 , 今 次 傳 聞 前 廣播 處 處 長 張 敏 儀 擔 任 中 間 人 , 張 敏 儀 與 各 傳 媒 高 層 非 常 稔 熟 , 尤 其 是 林 太 , 她 們 是港 台 電 視 部 舊 同 事 , 多 年 手 帕 交 , 情 同 姐 妹 。 「 李 澤 楷 仲 搵 埋 財 技 高 手 袁 天 凡 ( 盈科 保 險 主 席 ) , 舊 年 七 月 親 自 上 山 頂 種 植 道 林 宅 , 同 林 太 食 飯 。 當 時 佢 同 林 太 講 ,想 以 三 億 洽 購 《 信 報 》 。 」 消 息 人 士 說 。

志 不 在 價 錢

林 氏 夫 婦 現 居 山 頂 種 植 道 獨 立 屋 , 物 業 於 九 三 年 以 四 千 五 百 萬 元 購 入 , 現 市 價 達 兩 億 元 。

林 太 並 未 即 時 答 應 。 她 認 為 三 億 不 會 改 變 林 家 現 時 的 生 活 , 而 林 太 猶 豫 不 決 皆 因 《信 報 》 由 一 九 七 三 年 創 辦 以 來 , 三 十 三 年 來 都 是 她 和 丈 夫 林 山 木 落 手 落 腳 管 理 , 要「 賣 仔 」 兩 老 始 終 不 捨 。 二 來 她 擔 心 缺 乏 人 材 管 理 , 敗 壞 《 信 報 》 建 立 多 年 的 聲 譽。 她 說 : 「 如 果 賣 《 信 報 》 , 我 每 方 面 都 會 諗 , 首 要 考 慮 係 對 方 有 冇 能 力 辦 得 好 。」 目 前 撰 寫 《 林 行 止 專 欄 》 的 林 山 木 和 《 投 資 者 日 記 》 的 曹 仁 超 , 分 別 持 有 百 分 之九 十 五 ( 林 氏 夫 婦 各 佔 一 半 ) 及 百 分 之 五 《 信 報 》 股 份 , 並 共 同 管 理 《 信 報 》 , 兩人 在 《 信 報 》 賣 出 後 , 相 信 會 淡 出 。

林 太 於 是 找 來 以 筆 名 孔 少 林 , 在 《 信 報 》 撰 寫 專 欄 《 原 是 物 語 》 的 上 市 公 司 精 電 國際 行 政 總 裁 蔡 東 豪 傾 偈 , 希 望 蔡 東 豪 能 接 手 搞 《 信 報 》 。 蔡 東 豪 經 考 慮 後 , 認 為 傳媒 行 頭 始 終 太 細 , 而 在 精 電 國 際 仍 有 發 展 空 間 , 遂 予 以 婉 拒 。

最 重 要 的 , 是 林 氏 夫 婦 並 不 急 於 套 現 。 《 信 報 》 這 數 十 年 來 , 雖 不 至 大 賺 特 賺 , 但起 碼 令 他 們 豐 衣 足 食 。 《 信 報 》 在 八 十 年 代 初 期 購 入 北 角 炮 台 山 光 超 台 多 個 單 位 ,及 林 氏 夫 婦 現 居 的 山 頂 種 植 道 六 十 二 號 , 現 市 值 逾 二 億 , 林 氏 夫 婦 根 本 「 唔 等 錢 使」 。

仔 女 無 意 接 手

林 太 遂 將 賣 盤 一 事 擱 在 一 旁 , 但 丈 夫 林 山 木 健 康 日 差 , 令 她 不 得 已 要 面 對 現 實 。 今年 六 十 六 歲 的 林 山 木 , 由 於 早 年 辦 報 捱 得 辛 苦 , 經 常 腰 酸 骨 痛 , 他 患 有 牛 皮 癬 及 痔瘡 , 曾 因 失 血 過 多 而 暈 倒 地 上 。 林 太 亦 周 身 病 痛 , 長 期 失 眠 。 林 山 木 夫 婦 其 實 早 在九 五 年 , 開 始 將 《 信 報 》 及 《 信 報 財 經 月 刊 》 交 給 長 女 林 在 山 打 理 , 銳 意 栽 培 她 為接 班 人 , 兩 夫 婦 全 身 而 退 , 奈 何 母 親 駱 友 梅 並 不 放 手 。 「 林 小 姐 試 過 找 人 全 新 設 計過 版 面 , 但 林 太 話 唔 得 , 便 全 部 做 過 晒 , 搞 到 林 小 姐 冇 晒 心 機 。 」

林 在 山 性 格 孤 高 , 並 不 適 合 當 這 隻 沉 船 的 舵 手 。 一 名 前 員 工 說 : 「 她 視 錢 財 如 糞 土, 曾 有 Salesman 找 到 一 間 叫 『 樓 上 燕 窩 莊 』 的 公 司 買 廣 告 , 但 林 小 姐 皺 晒 眉 頭 問: 「 乜 ? 咁 cheap , 我 唔 接 。 」 當 時 正 值 沙 士 期 間 , 根 本 就 沒 有 傳 媒 會 如 此 大 膽 揀廣 告 。

九 九 年 林 山 木 ( 前 右 二 ) 獲 嶺 南 大 學 頒 發 榮 譽 博 士 學 位 。 其 太 太 駱 友 梅 ( 前 右 一 ) 、 女 兒 在 山 ( 前 左 一 ) 、 兒 子 外 山 ( 後 左 一 ) 亦 有 來 到 賀 。

無 人 駕 駛

之 後 不 久 , 《 信 報 》 竟 然 出 現 全 版 彩 色 的 黎 明 演 唱 會 廣 告 , 原 來 黎 明 因 曾 邀 請 林 在山 拍 廣 告 而 相 熟 , 林 在 山 遂 免 費 替 他 宣 傳 。 身 穿 旗 袍 、 腳 踏 高 跟 鞋 的 林 太 隨 即 「 咯咯 咯 」 跑 來 大 罵 林 在 山 , 嚇 得 員 工 四 散 。

至 於 編 緝 方 針 , 林 在 山 不 吃 人 間 煙 火 。 她 構 思 了 一 個 叫 《 理 性 消 費 》 的 版 面 , 介 紹七 千 幾 元 一 件 番 , 至 貴 到 飛 起 的 古 董 拍 賣 。 曾 經 有 下 屬 提 議 在 報 章 上 介 紹 林 山 木 及曹 仁 超 所 使 用 的 手 提 電 腦 , 她 一 聽 便 說 : 「 梗 係 唔 得 ! 」 員 工 說 , 她 除 了 上 廁 所 外, 足 不 出 辦 公 室 , 甚 少 與 伙 記 交 談 , 與 老 臣 子 關 係 麻 麻 。 就 算 是 與 爸 爸 一 起 打 江 山的 曹 仁 超 , 她 也 不 大 理 睬 , 曹 仁 超 曾 苦 笑 說 : 「 以 前 , 她 會 叫 我 一 聲 曹 叔 叔 的 。 」

林 太 對 林 在 山 管 得 嚴 , 林 在 山 試 過 把 頭 髮 highlight 成 紅 啡 色 , 便 遭 林 太 反 對 。 林在 山 的 稿 , 也 一 定 要 由 林 太 批 改 , 才 可 刊 登 。 林 在 山 連 頭 髮 及 寫 稿 的 自 主 權 也 沒 有, 更 何 況 是 報 館 的 方 針 !

以 往 , 林 在 山 每 天 會 坐 老 公 孔 令 遠 贈 送 、 由 司 機 駕 駛 的 JS113 平 治 回 來 ( JS 是 在山 的 英 文 縮 寫 , 十 一 月 三 日 是 她 生 日 ) , 但 自 從 ○ 三 年 中 懷 孕 後 , 員 工 便 漸 漸 不 見她 的 蹤 影 。 林 太 對 員 工 說 : 「 係 , 佢 細 個 時 我 掛 住 搞 《 信 報 》 , 唔 得 閒 照 顧 佢 , 而家 佢 想 花 多 些 時 間 陪 BB 係 ! 」

至 今 林 山 木 夫 婦 仍 要 親 力 親 為 管 理 《 信 報 》 。 至 於 幼 子 林 外 山 , 則 鍾 情 資 訊 科 技 工作 , 在 ○ ○ 年 創 立 She.com , 並 獲 李 嘉 誠 的 Tom 集 團 注 資 收 購 。 現 時 他 出 任 She.com 的 董 事 , 並 無 意 接 手 《 信 報 》 生 意 。 缺 乏 子 女 支 持 , 林 太 曾 向 身 邊 人 抱 怨: 「 你 叫 我 點 搞 ! 」

其 實 過 去 十 多 年 來 , 一 直 都 有 人 覬 覦 《 信 報 》 , 不 過 未 洽 談 已 被 林 氏 夫 婦 堅 決 拒 絕。 有 中 方 人 士 認 為 《 信 報 》 多 專 業 人 士 閱 讀 , 具 報 格 , 極 高 統 戰 價 值 。 亦 有 人 透 過港 區 全 國 人 大 代 表 李 鵬 飛 , 向 林 氏 問 價 , 「 不 過 林 生 自 視 非 常 高 , 竟 然 開 價 八 至 十億 , 嚇 怕 對 方 。 」 消 息 人 士 說 。

在 政 治 戰 略 上 , 《 信 報 》 非 常 搶 手 , 但 從 營 商 角 度 說 , 《 信 報 》 卻 非 最 好 選 擇 。 事 關 《 信 報 》 在 近 年 來 , 經 營 愈 來 愈 困 難 。

前 廣 播 處 處 長 張 敏 儀 , 是 接 洽 林 山 木 夫 婦 和 李 澤 楷 「 講 數 」 的 中 間 人 。

林 太 曾 找 蔡 東 豪 接 手 管 理 《 信 報 》 , 但 被 對 方 婉 拒 。
( 《 蘋 果 日 報 》 圖 片 )

《 信 報 》 經 營 不 善

據 一 位 前 《 信 報 》 記 者 說 , 《 信 報 》 的 金 漆 招 牌 已 經 蒙 塵 , 許 多 公 關 公 司 都 不 會 請 《 信 報 》 記 者 出 trip ( 外 遊 ) , 約 訪 問 也 不 容 易 。

九 十 年 代 末 , 《 信 報 》 的 經 營 狀 況 日 差 , 九 九 年 銷 量 下 跌 , 並 退 出 香 港 銷 數 公 證 會( HKABC ) 。 估 計 《 信 報 》 由 高 峰 期 的 七 、 八 萬 份 , 跌 至 少 於 五 萬 份 。 二 ○ ○ 三 年, 《 信 報 》 開 始 虧 蝕 。 據 廣 告 中 介 公 司 Mindshare 負 責 人 說 , 《 信 報 》 讀 者 群 狹 窄, 是 其 致 命 傷 。 「 《 信 報 》 主 要 對 象 是 四 、 五 十 歲 的 專 業 人 士 , 讀 者 群 已 呈 老 化 ,而 且 報 導 嚴 重 偏 向 財 經 、 地 產 , 廣 告 商 要 揀 報 章 落 廣 告 , 都 寧 願 落 有 新 聞 , 有 財 經, 內 容 較 多 元 化 的 《 經 濟 日 報 》 , 而 上 市 公 司 要 登 公 司 通 告 , 亦 寧 願 選 擇 後 者 。 」他 還 說 《 信 報 》 的 市 場 部 營 業 員 , 亦 較 為 被 動 , 極 少 主 動 致 電 搶 客 。

近 年 , 《 信 報 》 編 輯 部 以 至 廣 告 部 都 流 失 了 許 多 人 才 , 包 括 資 深 政 治 組 負 責 人 施 立儀 , 副 總 編 輯 袁 國 培 亦 因 癌 病 入 院 , 身 為 總 編 輯 的 陳 景 祥 要 兼 寫 社 評 及 管 理 編 輯 部, 十 分 吃 力 。

自 從 ○ 四 年 林 在 山 撒 手 不 管 《 信 報 》 , 及 管 理 版 房 的 副 編 輯 袁 國 培 因 癌 病 病 重 入 院 後 , 《 信 報 》 已 進 入 無 人 駕 駛 狀 態 , 相 信 易 手 是 不 遠 之 事 。

九 九 年 五 月 , 《 信 報 》 邀 請 李 澤 楷 出 席 座 談 會 , 同 場 他 與 《 信 報 》 太 子 女 林 在 山 合 照 , 原 來 當 年 他 已 有 意 收 購 《 信 報 》 。

小 小 超 轉 攻 傳 媒

李 澤 楷 被 傳 以 不 多 於 二 億 五 千 萬 收 購 《 信 報 》 全 部 股 權 , 若 成 事 可 謂 大 件 夾 抵 食 。「 如 果 用 二 億 五 千 萬 來 重 新 辦 一 份 新 報 紙 , promotion 都 未 必 夠 , 從 這 個 角 度 來 看, 可 以 說 是 買 得 平 。 」 工 商 東 亞 分 析 員 徐 國 熙 說 。

李 澤 楷 若 成 功 收 購 《 信 報 》 , 將 會 成 為 全 港 首 個 同 時 持 有 收 費 電 視 及 報 章 的 人 , 名 副 其 實 做 傳 媒 大 亨 。 這 條 傳 媒 之 路 , 由 ○ 三 年 開 始 鋪 起 。

○ 三 年 九 月 , 李 澤 楷 持 有 的 電 盈 推 出 收 費 電 視 NOW , 當 時 以 免 費 形 式 送 給 網 上行 客 戶 使 用 , 未 有 十 分 積 極 搶 客 。 直 至 ○ 五 年 七 月 , 李 澤 楷 大 擲 銀 彈 , 奪 得 HBO 及星 空 傳 媒 集 團 ( STAR ) 部 分 頻 道 的 獨 家 播 放 權 , 播 放 HBO 、 Cinemax 等 這 些 熱 門電 影 頻 道 。

同 一 時 間 , NOW 又 請 來 前 無 新 聞 部 高 層 羅 燦 , 籌 備 廿 四 小 時 新 聞 頻 道 , 四 出 在 其 他電 視 台 挖 主 播 , 預 計 三 月 會 正 式 播 放 。 一 名 歐 資 證 券 行 分 析 員 認 為 : 「 電 盈 在 固 網電 訊 市 場 不 斷 失 守 , NOW 將 是 公 司 賺 錢 的 新 希 望 。 」

李 澤 楷 全 情 投 入 搞 NOW , 甚 至 親 自 揀 卒 加 入 新 聞 台 , 表 現 得 十 分 上 心 。 今 次 又 「 御駕 親 征 」 , 找 林 太 講 數 收 購 《 信 報 》 , 苦 心 建 立 自 己 的 傳 媒 王 國 , 似 乎 真 的 有 心 做傳 媒 大 亨 。

可 是 股 民 見 識 過 李 澤 楷 二 千 年 蛇 吞 象 吞 掉 香 港 電 訊 的 財 技 , 對 小 小 超 做 實 業 的 決 心及 能 力 , 難 免 感 到 懷 疑 。 事 實 上 , 李 澤 楷 找 來 財 技 高 手 袁 天 凡 與 林 太 講 數 , 便 可 嗅到 「 炒 」 味 。

《 信 報 》 寫 字 樓 位 於 北 角 工 業 大 廈 , 林 氏 夫 婦 以 個 人 及 《 信 報 》 名 義 , 在 該 大 廈 持 有 多 個 全 層 單 位 , 現 市 值 二 千 七 百 多 萬 元 。

李 家 雄 霸 港 傳 媒

九 八 年 , 《 信 報 》 舉 行 廿 五 周 年 報 慶 , 廿 六 歲 的 林 在 山 ( 左 一 ) 興 致 勃 勃 地 接 手 管理 。 左 二 起 為 總 經 理 郭 先 生 、 副 總 編 輯 袁 國 培 、 曹 仁 超 、 林 行 止 夫 婦 、 副 編 輯 陳 景祥 ( 現 已 升 為 總 編 輯 ) 、 陳 耀 紅 及 總 編 輯 練 乙 錚 。

投 資 銀 行 出 身 的 袁 天 凡 , 正 是 當 年 獻 計 李 澤 楷 收 購 得 信 佳 及 鯨 吞 香 港 電 訊 的 軍 師 。袁 天 凡 在 香 港 電 訊 及 盈 科 合 併 後 不 久 , 閃 電 出 售 購 股 權 , 兩 日 便 賺 了 一 億 , 然 後 購入 山 頂 白 加 道 豪 宅 自 住 。

電 盈 合 併 後 , 袁 天 凡 無 用 武 之 地 , 投 閒 置 散 五 年 , 今 次 終 於 「 出 山 」 。

電 盈 去 年 六 月 以 廿 億 收 購 SUNDAY , 變 相 低 價 奪 得 第 三 代 流 動 通 訊 ( 3G ) 經 營 牌 照, 若 成 功 買 入 《 信 報 》 , 再 結 合 電 盈 擁 有 的 其 他 媒 體 , 包 括 固 網 電 訊 、 寬 頻 、 收 費電 視 , 儼 如 一 個 傳 媒 王 國 。 只 要 李 澤 楷 再 略 為 包 裝 , 日 後 善 價 而 沽 , 亦 大 有 作 為 。

用 傳 媒 做 「 刁 」 , 李 澤 楷 早 有 前 科 , 十 六 年 前 , 李 澤 楷 剛 加 入 和 黃 , 當 時 他 替 老 父李 嘉 誠 籌 辦 衛 星 電 視 , 短 短 兩 年 便 賣 斷 給 傳 媒 大 亨 梅 鐸 , 套 現 九 億 五 千 萬 美 元 , 是衛 視 總 投 資 額 的 六 倍 。 這 役 亦 是 李 澤 楷 首 次 嚐 到 財 技 搵 銀 的 滋 味 。

即 使 李 澤 楷 不 出 售 傳 媒 王 國 , 留 來 自 用 亦 無 蝕 底 。 近 年 香 港 政 治 急 速 變 化 , 傳 媒 影響 力 大 , 誰 操 縱 傳 媒 , 等 於 在 社 會 有 發 言 權 。 事 實 上 , 李 家 對 傳 媒 的 興 趣 一 直 有 增無 減 。

李 嘉 誠 旗 下 的 長 實 和 黃 , 全 資 擁 有 新 城 電 台 , ○ 三 年 更 有 傳 聞 指 他 有 興 趣 收 購 亞 視。 至 於 他 的 紅 顏 知 己 周 凱 旋 , 打 理 的 TOM 集 團 , 亦 經 營 《 亞 洲 週 刊 》 及 《 茶 杯 》 。連 同 李 澤 楷 的 傳 媒 王 國 , 香 港 傳 媒 將 成 為 李 家 天 下 。 不 過 這 還 要 看 行 政 長 官 會 同 行政 會 議 的 批 准 。

潮 州 怒 漢 變 報 業 大 亨

《 信 報 》 雖 風 光 不 再 , 但 無 可 否 認 它 是 一 份 甚 有 風 骨 的 知 識 分 子 報 紙 。 它 的 成 功 ,全 憑 創 辦 人 林 山 木 夫 婦 一 副 拼 勁 。 祖 籍 潮 州 的 林 山 木 , 性 格 剛 烈 。 他 的 第 一 份 工 是在 《 明 報 》 任 資 料 室 搜 集 員 , 深 受 老 闆 查 良 鏞 賞 識 。 他 於 六 五 年 辭 職 赴 英 國 劍 橋 工業 學 院 讀 經 濟 , 邊 讀 邊 當 挖 路 工 人 賺 錢 。 四 年 後 學 成 回 港 , 入 《 明 報 晚 報 》 任 副 總編 輯 , 主 管 經 濟 版 。 然 而 , 七 三 年 初 , 股 巿 狂 瀉 , 查 良 鏞 想 縮 減 經 濟 版 , 而 擴 充 娛樂 版 及 馬 經 。 林 山 木 怒 而 辭 職 。

林 山 木 與 第 一 代 電 視 台 女 記 者 的 妻 子 駱 友 梅 , 以 及 《 明 報 》 資 料 室 的 伙 伴 曹 仁 超 ,於 七 三 年 創 辦 《 信 報 》 , 但 香 港 處 於 經 濟 谷 底 , 令 經 營 困 難 。 林 山 木 曾 忍 痛 把 嶄 新的 印 刷 機 賣 給 《 東 方 日 報 》 的 馬 惜 如 , 駱 友 梅 更 要 四 處 典 當 首 飾 , 度 過 《 信 報 》 的冰 河 時 期 。

後 來 , 林 山 木 憑 他 擲 地 有 聲 的 社 論 , 及 全 港 唯 一 一 份 財 經 報 紙 的 獨 特 位 置 而 慢 慢 站穩 陣 腳 。 他 亦 與 同 時 代 崛 起 的 華 人 富 豪 如 同 鄉 的 李 嘉 誠 、 詹 培 忠 , 以 及 銀 行 家 李 國寶 私 交 甚 篤 。 《 信 報 》 亦 如 一 所 少 林 寺 , 栽 培 了 著 名 的 專 欄 作 家 如 張 五 常 , 另 外 ,今 天 各 領 風 騷 的 新 聞 界 頭 頭 如 新 城 電 台 的 郭 艷 明 、 星 島 行 政 總 裁 盧 永 雄 、 前 無 新 聞主 管 梁 家 榮 皆 出 身 於 《 信 報 》 。
它 於 九 十 年 代 初 踏 上 巔 峰 。 每 日 十 幾 廿 版 的 全 彩 地 產 廣 告 , 如 印 銀 紙 。

回 想 昔 日 賺 大 錢 之 時 , 林 山 木 夫 婦 對 員 工 很 慷 慨 , 既 免 費 讓 高 層 員 工 入 住 炮 台 山 光超 台 的 宿 舍 , 年 頭 及 七 月 報 慶 又 會 額 外 多 兩 個 月 糧 , 主 管 更 有 花 紅 分 。 《 信 報 》 每年 會 在 北 角 城 巿 花 園 酒 樓 內 的 中 菜 廳 大 擺 春 茗 , 每 位 員 工 可 帶 齊 家 眷 來 大 吃 一 頓 ,兼 每 人 一 封 紅 衫 魚 利 是 。 七 月 報 慶 更 巴 閉 , 每 在 文 華 酒 店 、 港 麗 酒 店 開 酒 會 , 冠 蓋雲 集 。 一 九 九 三 年 《 信 報 》 二 十 周 年 報 慶 時 , 林 山 木 向 員 工 大 派 金 幣 , 又 主 持 卡 拉 OK 大 賽 。

但 由 於 林 山 木 夫 婦 對 於 九 七 問 題 過 於 悲 觀 , 拒 絕 投 資 , 白 白 放 過 再 茁 壯 成 長 的 機 會 , 給 《 經 濟 日 報 》 迎 頭 趕 上 , 導 致 今 日 賣 盤 的 結 果 , 十 分 可 惜 。

八 ○ 年 春 節 , 「 佳 寧 」 陳 松 青 安 排 《 信 報 》 一 百 名 員 工 到 菲 律 賓 遊 玩 , 豪 華 遊 收 一 般 費 用 。 圖 為 林 太 ( 右 一 ) 與 曹 仁 超 太 太 及 女 兒 。

林 太 駱 友 梅 助 夫 打 江 山 , 八 十 年 代 代 表 《 信 報 》 訪 問 戴 卓 爾 夫 人 。

當 年 , 林 在 山 嫁 予 浙 江 第 一 銀 行 太 子 爺 孔 令 遠 , 被 公 認 為 一 對 璧 人 。 林 在 山 婚 後 誕 女 , 對 《 信 報 》 漸 漸 無 心 戀 戰 。
_________________
http://www.greenreadings.com/forum/viewtopic.php?t=7094&sid=0809f0bc8f27...

AI - 2008年11月19日 10:42

今早因為此文上了網 search 林先生、林太及林小姐近況,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惶惶恐恐做人,快快樂樂做夢」,可能不適合純粹理性的林先生、林太。
希望林先生、林太一家保重。

AI - 2008年11月19日 10:47

對林小姐也多了一分敬佩,林小姐也保重。
林小姐性格、履歷有D 似王廸詩。Iff(If and only if),在下 wish 王廸詩一紙風行。

novice - 2008年11月19日 10:22

恰恰就是分贓不均才拖十年, 從開始西九就不應該定性搞文化中心, 文化是活出來不是搞出來的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